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四



(圖片來源:Nark大



  「你若是敢動她,我就算坐在這裡也能讓你的頭落地。」基米爾伸手抓住腰上的獵刀,原本溫和的神情頓時兇狠起來,安哲斯雖然沒有回應,表情卻感到有些驚訝。

  「喂、喂,冷靜點。小夥子,如果生意都像你們這樣談的話,真的會窮到只能吃餿水了。」塔梅洛搭上基米爾的肩,大大地打了個呵欠,似乎懶得再偽裝成柔弱的少女。「明理的托爾芬先生,我被抓住時你就看見我額頭上的東西了吧?」她輕輕撥開黑色瀏海,額頭上有一塊半公分大的不明顯突起,仔細一看那並不是皮膚,而是一塊類似灰銀色結晶的物體緊嵌在皮膚上。

  「沒錯,天人領過龍壽的證明。雖然我不知道為何只有妳有這個印記,但我早知道你們的存在不是傳說。」托爾芬眼底彷彿閃過光芒,駕著馬車的傑克則好奇地頻頻回頭張望。

  「因為這孩子還沒領過龍壽,不過我們兩個確實都是天人,從谷口另一端的平原來的。我只能說這麼多了。」塔梅洛說著,托爾芬正想插話,她又馬上接著說:「小子,我知道你對我們很有興趣,但龍的消息對你而言比較划算吧?正巧我知道龍接下來要往哪兒去,不如我們談個交易;你保障我們的安全,我就告訴你那條龍的弱點,以及牠會往哪裡去。」

  托爾芬的神情有些訝異,似乎在猶豫,或是消化他所聽見的震驚消息。「我怎麼知道妳說的是否屬實?」他挑起一側眉毛。

  「你當然可以不信,然後試著殺了我們,但我保證事情不會那麼簡單。」她微微一笑。「依我的經驗看來,讓彼此都能拿到好處才是最好的;『貪心的人全失』,這句話可是天人的箴言,你覺得呢?」

  托爾芬沉默下來。


  「等等,我現在只有一個問題想問。」安哲斯打斷這緊繃的氣氛,一手搓著鬍渣開口問道:「妳年紀多大?」

  「一百四十歲。」
  兩名人類頓時眼睛瞪大,轉而望向一旁的基米爾。「那你……」

  「三十三。」基米爾沒好氣地說。

  接下來好一陣子沒有人講話,突然安哲斯「噗哈」一聲笑彎了腰,他的笑聲幾乎沒間斷過,手中的短刃差點掉了下來;托爾芬也笑了起來,全身都在顫抖,就連駕著馬車的傑克也仰頭大笑,如箭在弦的緊張氣氛頓時消散了,塔梅洛只是靜靜地望著他們微笑。

  「我的媽啊,你們真是太逗趣了!」安哲斯抹去眼角的淚水,「坐下吧,那位大姐?大媽?哈哈、天啊,不不不,托爾芬,你知道我不對老人和孩子出手的,偏偏這傢伙兩者皆是,啊哈哈--!」

  基米爾的眼神更冰冷了。
  「我明白了,請原諒我們的無禮。」托爾芬笑著,這次他是真心的露出微笑。「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來自潘德拉城的托爾芬.尤金,旁邊那個笑得像瘋子的是安哲斯.葛林、前面的是傑克.辛里森。我們是賞金獵人,但有時也會幫忙批貨跑腿,混口飯吃。不是什麼霸道狠毒的傭兵團。」

  「塔梅洛。他叫基米爾。」塔梅洛淡淡地說。「我可以將你的舉動視為達成交易嗎?」

  「當然。我決定信任你們。」他聳聳肩,大方地攤開雙手。「這段期間你可以跟著我們,而我也會保障你們的安危。毫無疑問。」

  「好極了。我們想必會處得很愉快,請多指教。」她燦爛一笑,重新坐回基米爾的身旁。但從她的語氣聽來,基米爾知道她還在警戒托爾芬這男人。

  「你們只有名字,沒有姓氏?」安哲斯又搓起下巴,眼神就像是期待能再聽到什麼有趣的話題。「這麼說來,我的祖先的確也沒有姓氏,就叫做『愛吃雞肉的柴克』、『巨斧頭瑪森』之類的。妳該不會也有吧,例如『雙馬尾的塔梅洛』。」

  「人類,注意你講話的方式!」基米爾生氣地說著。突然他的傷口又開始發疼,他發出一聲嗚咽,伸手按壓住自己的傷口。

  「傷口不會這麼快痊癒,喝下這個。」托爾芬遞給他一個羊皮水袋,「這能讓你不會覺得太痛。放心,不會害你。」他朝基米爾點點頭,基米爾接過水袋後緩緩喝了一口,刺鼻嗆口的不明液體頓時讓他身子熱了起來。他驚異地感受那股特殊的氣味,又試著吞了幾口,結果很快地被那濃烈的氣味嗆咳起來。
  
  「別這麼生氣嘛老兄,我只是好奇問問,又沒有惡意。」安哲斯頗富興味地望著被液體嗆咳的基米爾。「不過,你們變老之後又變回年輕人?然後又變老,就這樣永生不死?聽起來挺讓人羨慕的。不是嗎?」安哲斯似乎冷靜不下來,神情裡充滿對塔梅洛的好奇。傑克也不停回頭,彷彿也想丟出許多問題,只是他還得顧著前方的道路。

  「這種長生方式並沒有你想得這麼輕鬆,我看過很多族人因為出生時間的差距,有時一整個家庭都是年邁的老人,或是父母跟家中的孩童一樣年輕幼小。整個村子的人都必須互相照應,否則有些天人家族根本無法過活。」塔梅洛輕描淡寫地說著,「而且我們也會死,常常就有人死於龍壽,那種痛楚是你們無法想像的,就連婦女都寧可生產也不願龍壽的降臨,你根本不懂,長生不過只是一種折磨。」

  「但只要撐過去,你們等於多出一倍的生命。那難道不是全新的人生?」安哲斯有些訝異。

  「我領完第一次龍壽之後,的確是逐漸恢復年輕--只是那過程十分煎熬,你還得先衰老十幾年才會感覺身體逐漸健康,很多人在那時就撐不過去了。而且就算領了龍壽,也會因為疾病而死。」她突然揚起不甚善意的笑容望著他,「你大概可以接受自己有二十年的衰老時光,但如果有四十年的時間你都在抖著大腿尿褲子呢?」

  安哲斯咋咋舌,與托爾芬互相交換了眼神。「嗯喔,這樣啊。」然後他識相地閉了嘴。

  「安哲斯,我知道你很興奮,但你問太多了。」托爾芬說著,雖然這麼久的對話中他一次也沒阻止過。

  「嗯、對,抱歉,我知道--噢!對了!現在我肯定你們不是兄妹。那麼你們是家人?」他像是又想起什麼重要的問題高聲呼喊起來。

  「不,只是同行的夥伴。」塔梅洛挑起眉毛,表情顯得有些不耐。

  「所以也沒有特別的關係?」

  這男人似乎連「閉嘴」也不會寫!「沒有!」塔梅洛說完翻了個白眼,突然一旁沉默許久的基米爾開口了。


  「真的沒有嗎?」
  「啊?」塔梅洛一愣,轉頭看向他。


  「我在問妳呀,」基米爾的表情似乎沒那麼痛苦,卻化為一記柔和深情的微笑,琥珀色雙眼直直對上塔梅洛。「塔梅洛小姐,請妳回答我,十幾年來妳真的對我完全沒有感覺?就算我總是用特別的眼光看著妳?」

  「--媽的,龍打傷了你的腦子了嗎?」塔梅洛的表情有如胸口被巨石重重一擊,連自己脫口罵出粗話也沒察覺。

  「沒有。只是妳不就在等我說出來嗎?在我求妳帶我上路的時候。所以我現在要說了,」他坐定身子,以認真的眼神凝視著塔梅洛,「我喜歡妳,親愛的塔梅洛。從第一次與妳認識之後就一直喜歡著妳。」

  塔梅洛驚訝地想張嘴開罵,卻發現當自己回望那真摯的雙眸時,她竟然一個字也吐不出來。托爾芬吹起一聲讚嘆的口哨,安哲斯則再度露出興奮的笑容。「天啊,老兄,她的年紀可是你好幾倍!」

  「只要塔梅洛不在意,我就不在意。」基米爾抓起塔梅洛的小手,毫不猶豫地說著。「從妳衝出去與龍對峙時,我就知道自己遲早得向妳坦白我的心情,否則妳永遠不明白我在乎妳的性命多過自己。
  「妳絕對有察覺到我的心意,我相信妳有,甚至好幾次我幾乎以為妳要回應我了,告訴我,妳真的覺得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嗎?」他皺起眉頭,身體也逐漸貼近塔梅洛。塔梅洛呆愣地望著他,直到她注意到基米爾一飲而盡的空水袋與他嘴散發出淡淡酒香,她困惑的神情頓時化為明朗。


  「孩子,你醉了。」她的小嘴吐出一口嘆息。

  基米爾愣了一下,渙散的眼神帶著困惑。「這是指我們的關係嗎?」


  一旁的安哲斯笑到跌下了木箱,托爾芬也忍不住揚起嘴角道:「老天。我只想著喝酒能讓他止痛,卻沒想到他酒量差成這樣。」

  「我們沒有帶走釀酒的技術,平常自然沒得喝--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你先放開,睡個好覺後我再回答你。」塔梅洛無奈地說著,她抽開基米爾的手,將他輕鬆推倒躺好,基米爾沒有掙扎多久,便伴著酒氣沉沉睡去了。


  天黑之後他們在山谷紮營休息,托爾芬另外搭了一個備用的營帳,將基米爾拖進營帳內休息,其他人則升起火堆,在溫暖的火光旁分享乾糧與酒。

  這天晚上比塔梅洛預想得還要安靜平和,托斯雅卓並沒有回來找他們的麻煩,傑克也確實將基米爾照料得很好;塔梅洛不自覺地放鬆許多,甚至開始習慣起這些人類說話的方式了。

  「只要傷痊癒了,你們就會離開?」傑克捧著水袋,渾圓的身子緊緊縮成一團,只為了能坐在一塊不大的石頭上。

  「是的,到時我就會告訴你們托斯雅卓的消息。」塔梅洛微笑地保證。

  「妳是說弄傷你們的那條龍?」安哲斯的語調突然有些奇異。
  「沒錯,托斯雅卓。」她點點頭。
  
  安哲斯與傑克望向坐在中間的托爾芬,原本氣氛正熱烈的四人頓時安靜了些,「有問題嗎?」塔梅洛問。

  「沒有,我只是在想手邊的資源夠不夠用。」托爾芬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抬起頭看向塔梅洛。「畢竟在這裡空耗了幾日,我們可能需要回頭補點物資。」

  「當然了、當然。」塔梅洛不在乎地點著頭,反正那是他們的事,只要她與基米爾能夠繼續前進,不管這些人是否會成為托斯雅卓的口糧都與她毫無干係。

  接下來他們又閒聊了幾句,才分別回到各自的營帳。安哲斯與傑克睡在一起,托爾芬則獨自一個。當塔梅洛要鑽進基米爾的營帳裡時,托爾芬突然喚住了她。

  「明天還會跟著我們走吧?我想帶妳看個地方。」他一手拿著酒袋,上身只穿著簡單的白襯衫,隱約可看出底下精壯的體格,讓托爾芬不像五十歲的人。夜色抹淡了他臉上的疤痕,只要仔細一瞧,會發現他的五官其實也頗具魅力。

  「唉呀,這是搭訕嗎?」塔梅洛揚起笑容,或許她也有些醉了。

  「如果我再年輕十歲--或者老個一百歲的話--那就是搭訕。」托爾芬畢竟也是上了年紀的人,應付塔梅洛的話題倒也不會臉紅。「倒是妳真該好好回應那傢伙的告白。同樣身為男人的我,很清楚那傢伙是認真的。」

  「基米爾只是醉得胡言亂語,明天就記不得自己說什麼了。」

  「酒醉時才能看清一個人的本質啊,這就是你們天人不懂的事情了。」托爾芬露出笑容,伸手與塔梅洛揮別,走向自己的營帳。「妳已經過了還得保持矜持的年紀了吧?可別折磨那小子太久。」

  塔梅洛朝他的營帳翻了個白眼,也爬進自己與基米爾的營帳內。裡頭空間並不大,若不是她現在體型與孩童無異,兩個人絕對無法舒適地躺著。基米爾仍熟睡,氣色比昨日好上許多。她抱著雙膝坐在基米爾的身邊,望著他的臉龐,奔騰的思緒讓她無法安然入睡。


  看在龍的份上啊,被折磨的人應該是我吧?傻瓜!

  她哀怨地想著,甚至很想一巴掌打在基米爾的臉上出氣。
  最後趁他熟睡不醒時,她真的這麼做了。


《待續》


【後記】

電腦修好了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感謝梓梓老師的最終人設稿,他畫的塔梅洛真是有夠可愛啦>/////<
  之後也會請梓梓老師陸續幫我畫圖的。

  另外,上次我說有畫小漫畫,其實只是把文中很喜歡的片段漫畫化。
  以下因為電腦還沒完全灌完軟體,所以只好先將手稿拍照翻拍上來,沒辦法電腦重繪。

  所以如有傷眼各位抱歉OTZ






  (呵呵,下面沒有勒ヽ(✿゚▽゚)ノ)

  開小花地畫完這三張之後突然不知道怎麼畫下去了XD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認真的畫基米爾......

  當然我也想了不少其他可以畫成圖的點子,例如以前在天人村莊裡的生活四格、塔梅洛與基米爾初相識的經過等等,當時兩人的互動非常有趣。
  
  其實還有一個小消息要告訴大家,不過我想等文章到後面再來正式宣佈吧。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