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2日 星期五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六



(圖片來源:Nark大

  接下來的時間他們都在托爾芬的馬車上渡過,至於過了多久基米爾無心計算,可能才過兩天不到,也可能更久;晝夜的換移在這段旅途上幾乎失去意義,對他來說唯一在乎的只有如何帶塔梅洛離開這裡。不過事實是,塔梅洛的計劃永遠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我問很多次了,你們沒人有水嗎?」當三個人停下來紮營時,塔梅洛的聲音不停在托爾芬身旁響起,他們怕基米爾不受控制,便總是將塔梅洛綁在身邊做為威脅。但那不代表塔梅洛的待遇有比較好,她抿抿乾燥的嘴唇,即使這樣還是不停地與其他人對話。「我真不敢相信這麼長途的旅程,你們卻連一點水都沒有。你們是打算賣奴隸,還是賣屍體啊?」她鄙夷地望著托爾芬,而那男人只是聳肩


  「他們或許真的會渴死……」傑克也坐在塔梅洛的另一側生著營火,不安地扯著自己的衣角。

  「別理她,她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托爾芬撇了傑克一眼,以小刀的柄戳著塔梅洛的喉嚨。「如果妳真的很渴,我的建議是從現在開始別說話。懂嗎?」

  塔梅洛翻了個白眼,但終於安靜下來。

  托爾芬不可能真的讓我們死,也就是說人類的城市並沒有這麼遠,接下來就算不補給水份也能趕到。她暗自猜測著,自從仔細觀察這三人對話的模式後,她已經習慣從托爾芬看似威脅的話語中找到線索。


  從他們離開龍墳之後,周圍的土地仍然貧瘠荒蕪,見不到有人耕作的田地或開墾的樹林,不像在家鄉肥美的果實唾手可得。她忍不住一抹苦澀的埋怨--以前她居住過的土地就是這種樣貌嗎?還是在長年戰爭的影響下逐漸乾枯呢?

  「所以你們會把我們賣給誰?」塔梅洛過沒多久又再度開口,「是一個叫瑪斯的人類貴族嗎?」
  「我沒聽過妳說的人。」傑克答道。他完全忘了托爾芬的告誡。

  「也是,他應該死了,因為他沒有天人。」塔梅洛自言自語地說著,「所以你們都知道?才要把我們賣掉?」

  「知道什麼?」他一愣。

  塔梅洛忽然臉色一沉。然後她的聲音迅速轉弱,彷彿喃喃自語。「當我沒說。什麼都沒有。」

  「說清楚點,女人。」安哲斯似乎也被勾起了注意,「妳再嘟嘟嚷嚷的,我會把匕首插進妳嘴裡。」

  「誰嘟嘟嚷嚷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打龍壽的主意?」塔梅洛嘆了一口氣,馬上轉為後悔的表情。「反正我知道你們對長生沒有興趣,所以打算把我們賣給渴望拿到龍壽的有錢人類吧。」


  眾人沉默下來,周圍只剩下營火燃燒的劈啪聲響,他們互相凝視了幾秒,臉上又是驚異又是困惑。「龍壽可以奪取?」安哲斯的語氣率先坦誠了他的無知,他回頭望向被拋至角落的基米爾問道:「喂,老兄,她說的是真的嗎?」

  基米爾先是沉默幾秒,才嘆了一口很長的氣,「人類與天人結合之後,他們的後代必定會成為天人。我的父親是普通人類,母親是天人貴族的遠房親戚。早期天人貴族很習慣用這種婚姻維持天人的繁榮,但如果你是問奪取的方法--」

  「閉嘴,小子。夠了。」塔梅洛打斷了基米爾,皺起眉說道:「別跟這些貪得無厭的小氣人類囉嗦,何況他們連一口水都不給我們。」

  「另外的方法是什麼?」安哲斯回頭瞇眼望著塔梅洛。
  「誰知道呢?你就抱著疑惑等著被龍咬死吧,老兄。」她不甘示弱的瞪著他。

  安哲斯吹了一聲口哨,走向基米爾身邊按住他的肩膀,「那只好讓我看看誰先會咬死誰吧?」安哲斯愉快地說著,他抽起匕首,準備刺進基米爾的脖頸。

  「住手!結晶石可以用特殊方式轉移給他人。對象是誰都無所謂,而且只能轉移一次!」塔梅洛憤怒地叫著:「以前這在黑市很常遇到,很多天人被綁架只為了奪走結晶石,我以為你們都知道!放開他!」

  「這還差不多。」安哲斯聳聳肩離開,但他還是踢了基米爾一腳。
  
  「啊,我聽說早期天人貴族都有很多私生子!」傑克顫抖地說著,語氣聽起來不確定是恐懼或是興奮。「托爾芬,他們抓了很多女人替他們生育,所以天人的勢力才會越來越大!塔梅洛說的或許是真的!」

  「如果我也這麼做,我們的隊伍早就不只三台馬車了。傑克,那只不過是孩子多而已,有沒有血統又是兩回事。別被這小妖怪把你騙得團團轉。」
  「你講話還真客氣,托爾芬先生。」塔梅洛了他一眼。

  托爾芬的聲音冷酷,甚至帶著一絲極欲看穿的質疑神情。「對,我的確是太客氣了--傑克,找塊布塞住她的嘴。別再想那些龍壽的話題了。」

  傑克的表情有如被澆了桶冷水,他不確定地重覆了一次:「可是托爾芬,我想聽聽她怎麼說。反正你們看起來對龍壽沒興趣,如果可以的話……」
  「喂喂,誰說沒興趣了?那能賣一大筆錢啊!托爾芬,聽見賺錢的機會你卻沒興趣這才奇怪。」安哲斯不客氣地打斷傑克的話。

  「可是--等等,我想有些東西比錢更重要。」傑克滿臉通紅,不甘勢弱地望向托爾芬。「我在這個團裡從來沒要求過什麼,除了龍壽,拜託,只要能拿到龍壽不管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傑克,別胡鬧!你再膽敢和我提一次,我會馬上讓你後悔。別忘了我們對天人一無所知,千萬別輕易上當。安哲斯,把這女人的嘴封起來。」托爾芬的眼神充滿怒火,他冷瞪著傑克,而傑克鼓著雙頰咬起唇,露出極不甘願的模樣。

  安哲斯把基米爾帶上馬車,然後找來一塊舊布塞進塔梅洛的嘴裡,她別過頭想掙扎,卻被他施力扣住下巴無法動彈,兩人僵持了好一陣子;托爾芬正想出聲叫安哲斯動作快點,身後卻揮來一顆頭顱大小的石塊,準確無誤地擊中了他的後腦。他在劇痛中感到眼前的景色模糊扭曲起來,只能跪在地上,強烈的眩暈感讓他站不起身。

  「啊啊啊放開她--!」傑克抱著沾血的石塊朝安哲斯大叫著撲去,將他推倒在還未熄滅的柴堆裡,安哲斯在火燄中掙扎怒吼,傑克便連忙抱起塔梅洛往馬車上奔去,讓她與基米爾坐在一起,然後駕馬離開營地。

  塔梅洛眼角的餘光看見托爾芬憤怒地向這裡望來,便朝他拋出一抹勝利的笑容。我要騙的對象從來不是你啊,傻瓜!
  傑克駕著貨車在曠野中奔馳,此時天色已經暗沉下來,星斗密佈在空中閃爍著暗淡的光芒,若不是有月色將前方視野照亮,他們大概沒奔馳多久便會為了一顆石頭摔翻貨車。

  「我--我救你們,所以龍壽是我的--」傑克氣喘噓噓地說著,他滿臉通紅,發出顫抖的威嚇聲。他大口吞下喉中的唾沫,直到他覺得離營地夠遠了才緩緩停下馬車,持著匕首望向塔梅洛。「妳說的結晶石可以轉移龍壽,可以讓普通人類得到長生……要怎麼做?」

  「傑克,我們的長生是個詛咒。那不會是你要的。」基米爾嘆息地回答。
  「我要!」傑克幾乎是大吼出聲的。「我--我急著用!很快就要!所以,回答我!」他顫抖地抽出匕首,抵住塔梅洛的脖子。「妳若是不告訴我……我就割下去,我是說真的!」

  才怪,你下不了手的。塔梅洛一邊想著,卻假裝慌張地匆匆回答:「不,不要出手!我必須先把結晶石取下來,但過程很複雜,你得解開我的繩子。拜託,我不會逃跑的。」

  「怎--怎麼取--」傑克的神情彷彿燃燒著強烈的意志,以及瘋狂的渴望。「我來--等等,不、好吧,交給妳!只要把龍壽給我,我就放你們走!」傑克匆促割斷塔梅洛的繩索,並半蹲在地上,滿懷期待地看著她將雙手顫抖地覆上額頭。

  突然塔梅洛的雙手朝傑克戳去,狠狠刺進他的眼窩中。傑克發出驚人的哀號聲,身子往後一仰倒在地上滾動,匕首也被他拋到地上,塔梅洛立刻拾起那把匕首奔向基米爾,俐落地割斷他身上的繩索。

  「龍或許還能被你們騙倒,但你休想從我身上得到任何好處,愚蠢的人類!」塔梅洛重重一哼。

  「不不不不不--!」傑克的叫聲絕望無比,即使如此他還是顧不得血絲滿佈的雙眼,奮力地想爬起身子。「不!求求妳--把龍壽給我,我的祖母需要那些壽命,她沒有多少時間了,托爾芬一直不讓我回去看她,妳不是想恢復普通人類嗎?拜、拜託妳--」

  「根本沒有轉移龍壽的方式,傻瓜。那只是我誘騙你背叛托爾芬的謊言。」塔梅洛的眼神如針般銳利,既然基米爾已經重獲自由,她也懶得給眼前的男人好臉色看。


  傑克呆愣地張大了嘴,他跪在地上,過了很久才終於明白塔梅洛的意思,他漲紅了臉,原本表情看起來像是想要怒罵,最後卻變成飽受委屈地皺起了臉,淚水也登時潰堤。「哇啊啊--妳是個騙子、不!把我的希望還來!哇啊啊--」傑克仰天嚎啕,大紅鼻子像是燒燙的火鉗,只是多了兩道鼻涕垂掛著。
  
  「塔梅洛,我們離開吧。」基米爾嘆息一聲,掌心輕放在塔梅洛的肩上。

  「不,等等。」她的眼神閃過一絲怒意,旋即跑向跪在地上的傑克,朝他的臉頰一記重踢,並以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看到你這模樣我就有氣!小鬼,你憑什麼哭?你們這些混帳人類殺死了托斯雅卓,光憑這點讓你在我手中死十次都還不夠!」

  「我、我的村子也被龍燒毀過啊--我的父母也死了--嗚嗚--」

  「白癡,那是你們活該!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早該死在龍火中,而不是故作可憐卻又互相廝殺!」塔梅洛緊緊揪住他的衣領,憤怒地咆嘯著。「這是你的報應!」她的匕首高高舉起,就要刺穿傑克的左眼,卻被基米爾扣住了她的手腕。


  「夠了,塔梅洛,他已經得到教訓了。」基米爾沉聲說道。塔梅洛只是匆匆瞪了他一眼,然後甩開他的手,匕首用力劃開傑克的喉頭,「塔梅洛!」基米爾抱住她把她拉開,但來不及了,鮮血立刻自傑克的喉頭泊泊湧出,他抽動掙扎了幾下,然後再也發不出聲。

  基米爾的胸口劇烈起伏著,就連塔梅洛掙脫了他的懷抱也沒有自覺。「走吧。」塔梅洛冷聲說道,她走近馬車,將馬匹的韁繩鬆開,並在牠們的屁股各刺了一刀,「這樣他們就沒辦法駕馬追上我們了。」她與基米爾拿回自己的行李,找到地圖後便繼續前進。


  「塔梅洛,妳怎麼能殺了他--」
  「別再吼了,小子!我是殺了他,你想對我說教嗎?」

  「但--但不應該是傑克,他也是被迫的!」
  「對我來說他們同樣都是噁心的人類,殺哪一個都沒有差!而且如果我有時間,我會比你搶著把其他兩人的頭都砍下來!快走吧!」塔梅洛氣得滿臉通紅,索性背對他直接前進。


  接下來他們沒再說過一句話,塔梅洛的腳步急促,絲毫不在乎基米爾是否還有傷在身,也不想管他追不追得上,只是一個勁地憑藉月光朝城市的方向前進。基米爾感覺龍傷又在抽痛了,就像是一道感應,彷彿傷口有自己的意識;這讓他感到恐懼。

  他們就那樣走了兩個小時,後頭都沒有傳來托爾芬他們追來的聲響,「塔梅洛,妳和我都需要休息。夜晚太難繼續前進了。」基米爾的聲音帶著一絲疲憊,但塔梅洛的腳步只有更快。

  「不,我們沒有理由休息。」她的聲音刺耳無比,就算是再委婉的用詞聽起來也像是明確的拒絕。「我想過了,那些與人類結盟的狗屁想法就隨它去吧,我只要找到亞凱斯就好。只要牠把天人恢復原狀,我們就回家。」


  「塔梅洛?」基米爾嘆了一口氣。


  「父親說得沒錯,那些傢伙全都是低賤、無知的人類……就算隔了數百年,他們依然學不會教訓。」她顫抖的低喃著,完全聽不見基米爾的聲音。「我們根本不用管人類的死活,他們應該全部死在龍火裡,永遠無法翻身--」


  基米爾猛然抓住她的肩膀,迫使她停下腳步。塔梅洛回過頭來,她的眼神兇惡如猛獸,就連望著基米爾的表情也是極為冷漠,好像世上的一切都與她為敵。他再也看不下去,伸手輕輕給她一個巴掌,光是這個舉動就好像將她的魂魄震撼翻覆著。

  她瞪大雙眼,望著基米爾好一陣子無法言語,沒多久她別過頭,伸手遮起自己的嘴角,淚水也開始在眼眶裡打轉。「冷靜點了嗎?」基米爾半跪在地握著她的手,溫柔的聲音讓她全身顫抖起來,她的眼神充滿埋怨,但至少不再帶著狂烈的殺意。


  「你憑什麼打我?」她泣不成聲地說著,然後被他拉進懷中。


  他抱著塔梅洛,每一吋肌膚與她緊貼著,感受她在耳畔傳來痛苦的啜泣聲。那些悲傷的事忽然顯得不再那麼重要了,四周的冷風呼嘯離他們遠去,他專注感受塔梅洛起伏的胸口、在肩膀暈開的濕熱淚珠、以及她用力環抱著自己,帶點刺痛的力道。基米爾感到胸口一陣縮緊,他終於抓住她了。



  「塔梅洛,別再離開我了,好嗎?」他回想起塔梅洛那對將所有人拒絕在外的眼神,以及總是毫無畏懼地面對死亡的背影,忍不住將她摟得更緊。

  「怪人。我一直都在啊。」她抽泣著回應,沒明白他話中的含意。


  基米爾無奈的笑了,與她相擁著在一面背風的山壁旁休息,塔梅洛枕在他的懷中熟睡,讓基米爾感覺指尖傳來微微痠麻,但直到天色開始發亮之前,他都不敢再鬆開手……



《待續》




【後記】

  第八章著手進行中,如果推動順利的話,我會盡快在星期天前貼出第七章。

  其實可以的話我很希望最後兩、三章可以連續貼出來,因為是一整個連貫的高潮劇情;總之盡量趕看看囉,最近為了衝進度反而累了我的手XD

  我想下一章應該不會像本篇這麼沉重,雙子曾在看完第六章時問我一定要讓傑克死嗎?老實說我也有掙扎過,我不希望這篇小說的風格過於灰暗,但傑克的死確實可以讓基米爾做出反思--思考他正在做的事、他想做的事、以及他應該要做的事--所以我選擇了不那麼折磨傑克的死法(這算哪門子的折衷)

  有人問我說托爾芬真的是壞人嗎?
  其實我覺得他是不是壞人,要看讀者自己如何定義。托爾芬確實勢利,而且為了拿到最佳的利益不擇手段,但他很照顧自己的兄弟,像安哲斯與傑克都是直接稱呼托爾芬名字,托爾芬也不會介意。

  最後是塔梅洛......呃,老實說我一度滿氣這傢伙的。但後來我覺得她也有自己的覺悟,有自己執著的、甚至是自卑的部份。大概就是這樣,日後貼出新章時會再解釋。總之謝謝大家的觀看:)




最後一定要的工商廣告:



以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