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八

由於第七、第八章內容稍作調動,請先看過補發後的第七章,謝謝各位:D
本章的塔梅洛主題曲(?)。






(圖片來源:Nark大

  梅洛舒服地泡了個澡,侍女替她換上人類貴族的裙裝,那讓塔梅洛很不習慣,原本的褲裝活動更方便,穿著裙子只是礙手礙腳;但她的衣服髒到卡洛琳看不下去,便拿出最小的一件裙子,命令所有的侍女臨時為塔梅洛裁剪成適合的尺寸。

  現在她的頭髮被侍女們紮起,瀏海也往後梳去,露出了額頭的結晶石。身上則穿著素亞麻色的柔軟長裙,領口綴滿一排布織的花朵與葉片,寬大的袖口也繡上枝葉的圖案。「妳的衣服我會等侍女清洗過後再還給妳,雖然我很想把那些破衣服都丟掉。這些衣服比較適合妳。」卡洛琳的聲音從她面前傳來,她坐在塔梅洛對面的椅子上,翹著腿,撐頭滿意地打量著塔梅洛現在的模樣,好像這女孩之所以能這麼美麗全是自己的功勞。

  「入境要隨俗,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我想還是破衣服最適合我。」塔梅洛微笑。
  「千萬別貶低女人的價值,衣著若是不符合妳的地位,就無法讓人--尤其是男人--信服於妳。」卡洛琳眼底閃爍著光芒,優雅地說著。

  妳說的那些,我早在和妳一樣年紀時就想過了。等到妳穿著裙子在龍火底下逃命,還能活到九十歲時,妳再來跟我談談女人的價值吧。塔梅洛微笑沒有回應,這女人簡直與她合不來。不知道為什麼,從塔梅洛第一次看見這女人時就不喜歡她。

  「公主看來似乎有些累了,別讓我打擾您安眠。」她推開侍女站起身,彎腰行禮想離開卡洛琳的帳篷。

  「先別走。兄長交待我要好好招待貴客,既然這是他的請求,不讓妳滿意我是不會放妳離開的。」卡洛琳手輕輕一揮,侍女便紛紛退出帳篷。塔梅洛不明顯地翻了個白眼,也坐在卡洛琳對面的椅子上,表情像是待審的囚犯。

  「妳想聊聊卡烈加領主嗎?」塔梅洛問著。不管她這樣的舉動是否過於惡意。

  卡洛琳眼角抽動一下,仍溫柔地替她沏了一杯茶,「他被卡圖斯這樣對待的確令我心碎,但親愛的卡烈加堅強地面對了,所以我也會像他一樣堅強--別聊那些傷心事了,讓我們放眼在未來的生活吧。」她將茶杯推至塔梅洛眼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天人應該都是貴族血統吧?如果妳真希望我打起精神,就和我聊聊基米爾的事。」

  「基米爾?」塔梅洛挑眉。
  「是的。我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卡洛琳依舊是一貫和悅的笑臉,「以及他是否能成為一個好丈夫。」

  塔梅洛微微張嘴,她沒想到總將卡烈加掛在嘴旁的女人竟主動提起這檔子事。「對不起,我不懂公主的意思。」她的手微微顫抖起來。

  「我知道天人來潘德拉城的目的,卡圖斯有和我提起過,但如果大家都是貴族血統,那讓我嫁給基米爾也無妨吧?」

  「不,這太犧牲公主了。」塔梅洛頭皮發麻,感覺掌心冒出冷汗。

  卡洛琳歪頭看著她,眼神帶著些許好奇。「妳應該比我清楚,聯姻就是如此別無選擇。況且他與卡烈加長得很像,所以我無所謂的。如果兄長知道這件事的話想必也會很高興吧。」

  她雙手絞扭著腿上的布料。「既然這樣,讓我嫁給卡圖斯也行。」她緩緩說道。

  「更重要的人應該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說穿了,我仔細評估妳之後,妳並沒有嫁給我兄長的價值。這點我想卡圖斯見到妳之後,也會與我有相同的結論吧。」卡洛琳的口氣並沒有惡意,甚至只是平靜地敘說事實,但光是這樣便足以讓塔梅洛感到十分羞辱。

  塔梅洛再也忍不住憤怒,她猛然站起身,冷冷說道:「那麼交涉失敗了,我無話可說,就當我們沒提過這件事吧。只要龍的事處理完,我們就離開。」

  「妳真是個奇怪的人,我以為你們來就是為了聯姻一事,但現在又和我說不要了。」卡洛琳嘴角揚起微笑,她啜口茶,「看來我們都有不能讓步的底線,那就隨便妳吧,反正對我來說多幾名天人也不會對我們有所助益;只是我以為同是女人會比較好說話,看來妳的思維顯然與我們不同。」然後她輕輕吁了口氣,微微紅腫的雙眼讓她反而更加惹人憐惜。

  「晚安。」她轉身離開。

  「親愛的,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總是我們女人在犧牲呢?」卡洛琳略帶哀怨的聲音讓塔梅洛停下腳步。「我認得妳看著基米爾時的眼神,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卡圖斯不算是個優秀的男人,更不會是個好丈夫,這點我很肯定。而我不同,就算只是名義上的婚姻,我仍會盡自己的義務照顧好我的丈夫。妳自己想看看吧,換個做法,我們還是可以一起得到和平。」

  虛假的和平,別鬧了。塔梅洛幾乎是唾棄地想著。她頭也不回地離開營帳,冷風打上她單薄的身體,她看著漆黑無星的夜,沒想到時間已經這麼晚了。還清醒的士兵看見她走過時露出困惑的表情,像是在思考何時軍隊裡出現這麼一個年輕的女孩子。

  塔梅洛的腳步越發急促,激動的情緒越是讓她無所適從。她回到卡洛琳替她與基米爾準備的舒適營帳內,這裡像是一個設備完整的小房子,床、桌子甚至沐浴用的桶子都有。如果卡洛琳都得帶這麼多東西上路,他們大概一輩子都別想追上亞凱斯了。她不屑地想著,看見基米爾正坐在地上,恍惚地讀著一卷皮紙。

  「你在做什麼!」塔梅洛發現那是她父親要帶給卡圖斯的信件,立刻衝過去奪下信件。基米爾沒有反應,只是任由她將皮紙抽走。上頭用墨汁所寫的字跡明說了要將塔梅洛交給卡圖斯,塔梅洛越看越刺眼,便將信件拿近燭火,看著皮紙在火苗中燃燒、焦黑,化為一片片的灰燼。

  「為什麼當初沒拿給卡烈加看?」基米爾仍盤腿坐在地上,他低頭一手遮起通紅的臉頰,彷彿努力想讓自己維持清醒。
  「因為沒必要。」塔梅洛乾澀地說著。「聯姻失敗了。」

  「是嗎?真遺憾,事情好像總是無法如妳所願。所以我有什麼地方可以讓妳利用嗎?」他低聲笑了起來,塔梅洛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光那語氣就已讓人刺痛不已。

  「我實在得說,你酒品真的有夠差!」塔梅洛走到他身前,憤怒地伸手扣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頭看著自己。「你在講什麼瘋話?看著我。你以為帶你上路是我的意願?你以為我不知道其他人在打什麼盤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你!」

  「才不。妳只是在折磨我,讓我親眼看著心愛的女人離我越來越遠!」基米爾咬牙說著,才驚訝地注意到她身上的裝扮。「該死,托斯雅卓啊,我一定是瘋了,妳甚至換上人類的打扮!妳真的是塔梅洛嗎?」他無力地笑著。

  塔梅洛捲起袖口,握拳用力揍向基米爾的腹部,讓他整個人往後倒在地上,他倒在地上發出痛苦的乾咳聲,塔梅洛才憤怒地說道:「怎麼樣?你覺得我是嗎?這麼熟悉的揍人方式還讓你認不出來嗎?」她又用力朝他的腰際補上一腳。

  「妳在幹什麼!」他嘶啞地叫著。

  「你、給、我、聽、清、楚!」她湊上前去重重甩了他一巴掌,雖然多少帶點報復意味。「別用那眼神看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的確是殺了人、偷了東西、跟那些人類玩著勾心鬥角的遊戲,但拜託你思考一下我的立場!我奉命不得不帶你出來,卻又遇到一堆攸關性命的狗屎事,我還能怎麼辦?」

  「妳可以--」

  「閉嘴!聽我講!」她又甩了他一巴掌。「這些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做的事,我都可以讓你承擔,甚至答應讓卡洛琳跟你結婚,但這都不是你該做的!」她用力抓著他的肩膀,憤怒的臉頰幾乎與眼前的人一樣紅。「我已經一百多歲了,面子或名聲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但是你--該死的,你還這麼年輕,不像我到了這個年紀早就別無選擇--」她喘著氣,像是再也說不下去,索性放開基米爾的肩膀背對了他。

  基米爾忍住身上的刺痛,呆愣地望著塔梅洛的背影。原來是這樣。他總以為塔梅洛是不拘小節、乾脆豪放的人,卻沒想到她從來在乎的就不是政治決策--而是她與基米爾的年紀差距-- 一個單純到他從來沒有猶豫過的理由。他一直以為她……不會像其他女性一樣在意年齡的問題。

  「對不起。」基米爾摸著熱燙的臉頰,整個身體無力地垂下。「妳穿這樣很漂亮。」他沒頭沒腦地說著。

  「省省吧,你睡醒就忘記了。」塔梅洛沒好氣地說著。
  他從身後握住塔梅洛的手,「妳剛剛說妳拒絕公主跟我結婚。」

  「嗯。沒有結盟這回事了。」她微微側身,盯著身下的柔軟地毯。
  「塔梅洛,妳可以跟我結婚嗎?」


  「--雖然我知道你不會記得接下來的話,但是基米爾,我說真的,你要不要酒醒了再跟我談這些?你喝醉時的講話方式簡直直接得可怕。」塔梅洛的聲音顯得有些錯愕。


  「對不起。我太喜歡妳了,所以克制不住……」他模糊不清地回答。「如果我早點搞清楚就好了,如果早知道的話……我一開始就應該抱緊妳的……」

  「……如果你想的話,現在還是可以這麼做。」塔梅洛偏頭瞄了他一眼,雙頰也染上暈紅。

  他沉默下來,然後搖搖頭。「不行。我會控制不了。」
  「你是白癡嗎?」她像是被潑了冷水,聲音突然也變得極冷。


  基米爾終於抬起頭,回了她一抹溫柔的微笑,他高大的身子忽然朝塔梅洛湊近,將她壓在鮮紅色的地毯上,髮束也被解了開來,黑絲散亂在胸口與地毯上。塔梅洛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惹得叫出聲來,卻被基米爾吻住了嘴唇,她的呻吟消失其中,體溫則交錯在彼此的指間。
  兩人生硬地探尋著彼此,當基米爾終於習慣後動作也不再僵硬,兩人擁在一起以舌尖纏綿,有時以齒囓咬著、有時僅以熱唇廝磨。彷彿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兩人的嘴唇幾乎沒有分離過。

  基米爾的手掌撫過她柔軟的黑色髮絲,在一陣忘情的吻中將她緊摟在懷裡,「我一定是在做夢。」他喃喃說著,在她耳際吐出滿足的嘆息。塔梅洛摸著紅腫的嘴唇,期待他的手在自己身上遊移,或是伸進她的裙襬。但靜默過去,她只聽見將自己摟緊的傻瓜沉沉睡去,發出輕微的鼾聲。


  唉,她早該知道的。塔梅洛無奈地移開他的手臂,將被扯亂的領口整好,拖了一條被單蓋在他的身上。然後她躺回基米爾的身旁,雖然自己的胸口仍激烈地跳動著,但她卻覺得自己從未如此平靜幸福過。

  「再等我一下,傻小子。」她輕輕說著,臉上帶著止不住的微笑。「等事情結束,你想帶我去哪,我就跟你走……」她的聲音有如嚶嚀,埋入他的胸膛。很快地,她也沉沉睡去了。




  隔天醒來,基米爾只覺得渾身痠痛、頭痛欲裂。若不是塔梅洛硬灌他喝水與草藥,他大概連爬都爬不起來。「我再也不要喝酒了。為什麼人類老喜歡喝這種自找麻煩的飲料?」他哀怨地說著,塔梅洛只是白了他一眼。

  卡烈加拿著一封信走進兩人的帳篷內,他看起來精神奕奕,與基米爾昏沉痛苦的模樣天差地遠。「塔梅洛女士,我已經派使者在城門口等著你們,只要把信交給他就可以了。」

  「感謝大人的幫助。」塔梅洛已經換上本來的服裝,感激地卡烈加鞠躬。

  卡烈加注意到躺在床上呻吟的基米爾,便湊過去朝他拋出燦爛的笑。「天啊,你這模樣真慘;怎麼樣?現在感覺如何了?」

  「糟透了,我的思緒簡直一團亂。」

  「沒錯,這就是喝醉的後果。等你醒來之後你會覺得這世界從沒這麼糟糕過,而且它完全無法解決你的煩惱。」卡烈加滿意地點點頭。

  「那你們為什麼還要喝?」基米爾吶喊。
  「因為那會讓你覺得沒喝醉前的日子稍微好一點!」卡烈加大笑起來,用力拍著基米爾的肩膀。「很高興認識你們,兄弟,卡洛琳在外頭等著你。保重。」

  基米爾謝過眼前這名豪爽的男子,等卡烈加離去後,塔梅洛則以手肘頂著他的臉。「走啦。我們還得在國王面前替卡烈加求情,真是多虧你的熱心性格,你都不嫌麻煩的啊?」

  「什麼?我只記得跟卡烈加喝酒,然後他跟我說……」基米爾坐在床沿以雙手撐著頭,表情痛苦地搜索殘存的記憶。「老天,我想不起來了。」

  「你以為我會意外嗎?快出去吧。」塔梅洛敲著他的頭,半推半扯地將他從床上弄了起來。

  基米爾忍住陽光的刺眼,卡洛琳朝他們點頭致意,她換了另一件灰綠色的長裙,配上一條金邊的腰帶,將她的肌膚襯托得更加白皙,金色的長髮紮成辮子盤在腦後,她的儀態幾乎完美得令人無法分神,但卡洛琳的神色仍掩不住失落,雙眼也像是哭過而略微浮腫。

  「你好一點了?那我們走吧……」卡洛琳微笑說著,只是尾音才剛落下,忽然他們腳底傳來狂烈的震動,大地像是甦醒過來發出隆隆聲響。

  「啊!」塔梅洛大叫一聲,踉蹌地跌坐在地上。「怎麼回事?」她穩住身子爬了起來,只見士兵早已為此騷動起來,他們聚集在山崖旁,的目光不是腳下滾動的碎石,而是天空中的飛龍--

  「是亞凱斯!牠朝城裡去了,準備出擊!」幾名士兵們大吼起來。

  塔梅洛腳步不穩地貼向山壁旁,地面的震動似乎沒有停歇過,她抬頭再望著天空,原本晴朗的天氣不知何時被烏雲遮蓋,讓大地陷入一片灰暗。「怎麼了?」基米爾從營帳內衝出,和她一起站在角落,但塔梅洛卻只是豎耳傾聽那道隆隆聲響。「水聲……?」她將雙手貼在耳後,語氣顫抖地說道:「不是震動,是水!」

  當亞凱斯的銀色身軀飛往潘德拉山頂的同時,一道巨浪從他們身旁的谷底湧現,猛烈地撲向潘德拉城,那高漲的水勢幾乎與他們的營地齊高,水花濺濕了他們住紮的營地,惹來士兵們一陣叫嚷。塔梅洛也被水濺濕了身子,她下意識舔了嘴唇,才驚覺那水是鹹的。「是海水!」她驚訝的喊著。

  基米爾將她抱了起來,「海水?」他猶豫地唸著這個陌生的詞。

  「那是某種岸邊的水,跟山上的水不一樣。海水鹹到難以入口,無法灌溉也無法飲用,對人類來說與毒沒兩樣--哈,不是龍火,而是鹽水嗎?哈哈,亞凱斯是真心要把人類趕盡殺絕啊……哈、哈哈哈……」她彎身發出斷斷續續的笑聲,沒人看見她的表情,也因為四周過於吵雜而聽不見她低笑的聲音。除了基米爾。

  「卡洛琳!」卡烈加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他快步衝向卡洛琳的身旁,大手緊扣住她裸露的臂膀。「該死,妳沒事吧?」

  「我沒事。」她的眼神略帶驚訝,接著雙頰跟著發燙起來。

  「其他人往山上移動!」卡烈加似乎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人,他伸手指向山頂,命令他的副官盡速動作。「東西留著,所有人貼著山壁往上逃!」

  士兵們拋下馬匹及正要爬上山頂,他們卻被龍的叫聲吸引而停下腳步,頓時眼前的景象讓他們驚嚇得無法動彈--亞凱斯帶來大量的海水形成一道暗青色的浪潮,在牠的召喚下那道巨浪擊向毫無防備的潘德拉城,如漩渦般圍住了城市,市集與攤販在還來不及閃躲的情況下捲入海潮之中。而亞凱斯似乎還不滿足,牠發出綿長的低鳴,海水持續從山谷間不停灌入,有如錯了流向的河水無法停歇。

  基米爾一想到昨天才將自己擋下的城門守衛也被捲入海水之中,忍不住胃部絞痛起來。所有在場的士兵皆發不出聲、也挪不開腳步,只是目不轉睛地瞪著亞凱斯在空中迴旋飛翔的畫面。他們有些站著,卻有些開始跪在地上,被陣陣轟隆聲響震得暈眩。

  當海水幾乎淹沒半座潘德拉城時,亞凱斯衝到海面上,轉身捲起一道巨大的浪,高過潘德拉城的山頂,那瞬間城市像是陷入了黑暗無光的夜晚,高浪重重擊下,巨大的撞擊聲掩蓋了任何他們可能聽見的哀號與嘶吼,聳立於山頂的王宮建築隨著那股衝擊力而崩塌、墜落、被強烈的水流捲入暗湧中。
  
  「不--!住手!」卡洛琳尖叫著,身子癱軟地倒了下來,卡烈加緊摟著她,任由她的臉埋在自己胸膛嘶叫痛哭。


  亞凱斯仍在潘德拉城的頂端盤旋,每當牠鳴叫一次,浪花便再度翻覆起來,一次次地拍打在城堡上。
  基米爾啞然無聲,和其他人一樣驚愕地看著這一幕;他們的身影沒有被亞凱斯發現,因此保住性命,但沒有一個人的表情像是慶幸。恐懼擄掠了他們的思緒,海水在驟變的天色下化為噁心的灰黑汪洋。


  「亞凱斯,你這個畜牲!」卡烈加憤怒的吶喊捲入風中,卻只能得到一片靜默。

  這就是牠之前提過要給人類的禮物嗎?濕鹹的冷風打在他們身上,他們望著那原本熱鬧繁榮的城市在一夕間成了廢墟,亞凱斯就在那山頂,在化為暗黑色的海潮與密佈的烏雲間挺立,發出勝利般的鳴叫。牠站在崩毀的王宮塔頂上,充滿惡意地。


  忽然,一道淚珠自基米爾臉上滑落,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亞凱斯並沒有在潘德拉城逗留太久,當天色逐漸暗下之後,牠也消失在山脈的另一端。夜晚的雲層無情地遮去所有光芒,海水絲毫沒有退去的跡象,原本的盆地如今變成一片海域,灰色的海水與遠處的山脈連成一片,只有風輕輕吹出了浪,將殘骸與屍體推向陸地旁,發出潮濕腐爛的味道。凡是他們所能走到的岸邊都堆滿破碎的建築與不完整的肢體,卡烈加與士兵持著火把在岸邊打撈殘骸,但當他們撈起第十六具屍塊時,發現整片靜止的水面上已經沒有任何看似存活的人類了,只有數不盡的的屍骸在水中浮載浮沉。

  「我們不可能把所有屍體都打撈上來。」副官持著火把站在卡烈加旁,看著那些疲累的騎士來回奔走,有些人則看著海面泣不成聲地,當他們將屍體集中起來時,臉上表情紛紛帶著空洞與絕望,重覆著搜索的動作像是失卻了靈魂。

  「不管哪裡都沒有倖存的人嗎?」卡烈加脫去盔甲,穿著簡單的皮衣與士兵一起在殘骸邊探撈,他的雙手凍得發紅,粗壯的臂上也被刮出許多傷痕,但卡烈加毫不在意。

  基米爾也在這裡幫忙,雖然塔梅洛不會喜歡看見他對人類伸出援手,但潘德拉城遭逢這麼恐怖的巨變,他實在沒有理由視若無睹。

  副官看著海面遠方,潘德拉城在黑暗中露出半個山頂,沒有任何火光與信號從那裡傳來。「到現在還沒有人回應我們的信號,說不定是沒辦法回應。至於亞凱斯的話,探子說牠往北方去了,可能是往雪地。」

  「牠最好待久一點等著我去和牠算帳。」他閉上眼重重吐了一口氣,然後更專注於腳邊的殘骸。「繼續撈,大家輪流休息,除非這片海會長屍體,否則我不信這一點數量會撈不完!營火燒得旺一點,讓城裡的人看見這裡的火光。」

  「看見?可是,大人……那樣的攻擊……沒人能存活的。」副官猶豫地看向眼前黑無止盡的海面,以及那些臉上掛著淚痕的士兵。

  卡烈加稍停了動作,喘著粗氣環視他們的臉龐。「我知道城裡有些人是我們的兄弟、親人,甚至心愛的人。看著這些屍體會讓你們痛苦,但別忘記,或許也有些人正在這片海中掙扎求生,他們可能正試著發出聲音,或是在黑暗中向我們揮手求救,如果連我們都放棄了希望,這些人才真的活不下去!」他大吼著,雙眼因疲憊而佈滿血絲。「如果你們累了,就盡管休息吧,只是我會繼續在這裡待著。比起有人因為我們的放棄而死,我還寧可把海裡的東西全挖個精光!」

  副官垂下頭迴避那道凌厲的目光,「我立刻去派人維持營區的火勢。」他往後退去,旁邊的士兵則靠了過來,他們眼中仍帶著淚水,卻閃爍著狂烈的意志。

  「兄弟,我們能撐過去的。」卡烈加大力拍著他們的肩膀,那陣力道鼓舞了他們,也稍微減緩了痛苦的表情。「殺死亞凱斯!」不知道是哪個士兵脫口而出這句話,但顯然許多人都像是被點燃了情緒,越來越多人加入這個聲音。

  「殺死亞凱斯、殺死牠!」他們齊聲大吼著,像是要將恨意從喉嚨深處擠出,不斷重覆著,遍佈在營地的每個角落。

  基米爾看著那股勢不可擋的氣氛,才猛然驚覺一場殘酷的戰爭已經開始了。他仰頭看向自己與塔梅洛的帳篷的位置,卡烈加朝他走來,冰冷的掌心按在他的肩上。

  「你會來吧,基米爾?和我一起做掉那條該死的龍?」他熱切的雙眼正直望著基米爾。
  「--我會。」他根本沒辦法拒絕。

  卡烈加露出感激的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面向其他士兵們。「加油,繼續幹活!」

  看著他們再次提振起精神,基米爾忍不住在腦中迴響起托斯雅卓之歌的旋律。

  那是一個約定
  關於古老的戰爭與流血
  我們貪婪地索取功蹟
  結果卻苦了自己

  他想起歌詞的上半段,那是塔梅洛最喜歡的片段。不知道眼前的人類又會怎麼哼唱這首歌,寫下什麼樣的歌詞?基米爾思索著,才發現,關於塔梅洛喜愛的曲調的全貌,他已經想不起了……


《待續》



【後記】

  誒、是滴,接下來的劇情就是這樣沉重。

  關於一開頭的音樂我其實有猶豫要不要放上來,因為年代與風格都不適合這篇故事;但我找不到比這首歌更適合塔梅洛的歌詞了,所以我還是選了這一首。

  會在意年齡差距這點,在天人中雖然不明顯(反正年紀大外貌還是會變年輕),但仍然是個會被拿出來比較或說嘴的字眼,畢竟如果不在意就不會在服裝上的紋飾做區別了。所以我覺得塔梅洛會有疙瘩這點並不意外,而且讓她因此更有女人的感覺。

  以下是young and beautiful的歌詞翻譯(來源網站為此),請大家細細品嘗這麼一首好歌。


I’ve seen the world / 我已看遍世界
Done it all, had my cake now / 經歷一切,擁有一切
Diamonds, brilliant, and Bel-Air now / 鑽石、榮耀,和自己的海灘
Hot summer nights mid-July / 那年七月炎熱的夏天夜晚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 / 你和我好像永遠不用變的成熟
The crazy days, the city lights / 瘋狂的時光,城市的燈光
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 我們像個小孩玩在一起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已經錯過花樣年華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現在只剩衰老靈魂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 我知道你會,我知道你會的
I know that you will / 我想你會的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當我已經不再美麗
I’ve seen the world, lit it up as my stage now / 我已走遍世界,並找到我的舞台
Channeling angels in, the new age now / 但我的時代已過,現在世界已經不同
Hot summer days, rock and roll / 那年的夏天,搖滾的樂章
The way you’d play for me at your show / 是你在舞台上為我演出的曲目
And all the ways I got to know / 但從頭到尾,我只注意到
Your pretty face and electric soul / 你俊美的臉蛋和騷動的心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已經錯過花樣年華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現在只剩衰老靈魂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 我知道你會,我知道你會的
I know that you will / 我想你會的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當我已經不再美麗
Dear lord when I get to heaven / 親愛的主,當我進入天堂
Please let me bring my man / 請讓我帶上他
When he comes to tell me that you’ll let me / 告訴我你會讓我帶上他
Father tells me if you can / 天父啊回答我吧
Oh that grace, oh that body / 他的氣質、他的身材
Oh that face makes me wanna party / 他的臉蛋讓我只想要徹夜狂歡
He’s my sun, he makes me shine like diamonds / 他是我的太陽,讓我如鑽石般閃亮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已經錯過花樣年華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現在只剩衰老靈魂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 我知道你會,我知道你會的
I know that you will / 我想你會的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當我已經不再美麗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已經不再美麗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t young and beautiful / 你還會愛我嗎?我不可能再年輕美麗


感謝梓梓老師的草稿,這兩人之後會怎樣呢?真令人期待啊......
(等等,不就是我要寫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