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七(重發)



  們從清晨醒來後出發花不到半天的時間,便在下坡的石頭路上看見潘德拉城的身影--其實基米爾根本不肯定那是潘德拉城,因為地圖上一點文字也沒有--但在這麼多枯褐色的岩山裡,只有座落在中央的一座山被人類盤踞,土色的建築延著山脈環繞而上,讓整座山看來像是由房子堆砌而成的。

  當清晨的陽光一灑落,城市就在底下發燙,深褐色的影子底下不帶半點綠意,基米爾從未想過人類能在這樣嚴苛的環境底下生存,卻還能如此繁榮。這裡明明看起來什麼資源都沒有。

  「我想應該就是這裡了。」塔梅洛猶豫地說著,「我離開時年紀太小,但這裡和我父親的形容相差不遠。」
  「光是爬到山頂就又得花一天多的時間了吧?」他驚訝地在遠方張望那山頂的高塔,在雲霧間顯得有些模糊。

  「先去入城的關口問問吧,沒付錢可是進不去的。」塔梅洛說完便小跑步下山,腳下的碎石與沙塵也飛揚起來。基米爾連忙跟了上去。

  他們花了一點時間才來到城下,還沒走到入城的門口時便已看見許多熱鬧的市集與旅店,還有些進不了城,只好在外頭紮營的難民與工人。他們用白帆布搭起簡單的帳篷或小攤販,說話的口音千變萬化,也有穿著各種服飾的人,在這裡天人的打扮似乎不是最引人注目的。潘德拉城不僅是一座城市,也是各種商人前來此處交易的集中處。

  塔梅洛拉著基米爾在市集中前進,這裡的人潮不少,卻也不至於難以通行;她停在一個賣烤肉串的攤販前,「我要這個。」她指著剛烤好的肉串,一邊摸索錢幣一邊望向基米爾:「你也要嗎?」

  「不了。我還不餓。」基米爾搖搖頭,他雖然餓卻沒有食慾。畢竟那些錢是塔梅洛從馬車上摸走的;自從出發旅行以來,他好像每一天都在重新認識眼前的女人。

  「給我兩串。老闆,這裡是潘德拉城沒錯吧?」塔梅洛朝攤販老闆露出燦爛的笑容,對方以白頭巾纏住自己的頭髮,穿著單薄的上衣,黝黑的臉龐也咧嘴露出一口黃牙。

  「當然了,只有一個潘德拉城,沒有別座了。這麼熱鬧又瘋狂的城市,妳沒可能認錯的。」老闆點點頭,將肉串遞給塔梅洛。

  她將一串肉塞進基米爾手中。「入城難不難?」她追問。

  「有錢就不難,越多錢你就能被安排到越好的旅館。如果帶著一馬車的金子,你就能當貴族了。」

  我就是貴族啊,還需要什麼金子。塔梅洛不以為然地想著。「這樣夠嗎?」她把所有的錢幣掏出來,老闆看了看,從鼻孔噴出一陣氣。

  「我看你們還是住在外頭吧。」他搖搖手,專注翻動手中的肉,不再理會他們。

  「走吧,我會有辦法。」塔梅洛拉著基米爾的袖口,逕自往關口處走去。
  他們看見關口處排了一道隊伍,每個都是等著入關的人,有的人衣著華麗、帶來了許多裝滿貨物的馬車,也有擠盡全身積蓄只為了入關的人;塔梅洛也拉著基米爾在後頭等待入關,當守衛以驚異的眼神看見她時,她擺出高傲的姿態,拿出蓋了父親蠟印的皮紙卷。

  「我們是來自邊境山區的貴族,有重要的事情需覲見王族,父親請我帶來這封密信。」塔梅洛仰頭朝守衛說道。

  「您是--」守衛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尊敬,眼神卻是緊盯著基米爾。「你、不……等等,您的大名是?」

  「我?」基米爾一愣,才發現所有守衛都正盯著他瞧。「呃,基米爾。我只是這名使者的護衛。」

  「喔。」忽然所有守衛們交換了眼神,有些人的眼神帶著懷疑與不可置信,有人鬆了口氣般笑出聲,也有些人恢復為往常的冷漠。塔梅洛眼前的守衛正屬於後者,「是我認錯了。總之這個……蠟印我不認得。而且,妳不是第一個拿著信自稱貴族的人了。」他隨手將信件拋棄,塔梅洛趕緊接住。

  「你的確有可能不認得,因為我也不覺得你能認得所有貴族的蠟印。」她撥開瀏海,露出額頭上的結晶石。「但就算你認不得蠟印,也要認得這個吧!」

  但守衛只是聳聳肩。「那什麼東西?我看不懂。妳要不要思考清楚再過來這道關口?或者至少叫妳兄長掏多一點錢來?」他說的自然是指基米爾。「在我們潘德拉城,說謊可是要被浸餿水桶的。如果你們是貴族,總不會連五枚銀都拿不出來吧?」

  「五枚銀!以前根本不用這麼貴!」她有些惱怒地說著。雖然她口中的以前已經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妳到底是住多遠啊?早就在收五枚銀啦!」他們譏諷著大笑起來,「妳真的是貴族使者嗎?你們的領土是不是只有野菜與紅蘿蔔,上面還沾滿兔子大便?」

  「沒有兔子,只有鹿啦!」她跳腳,守衛們笑得更大聲了,幾乎站不穩身子。「信裡講的是亞凱斯的事,非常緊急啊!龍要回來了!」

  「唉,那隻小龍大概還在哭著找媽媽吧。後面那位,識相點把你妹妹帶走,念你們是初犯,別再來添我們的麻煩了。」

  塔梅洛漲紅了臉,開始在入關費上與守衛討價還價起來,基米爾幾乎沒有插話的份,只感覺周圍盯著他的視線逐漸增多,卻不明白為什麼。直到守衛快與塔梅洛吵了起來,他才連忙把她拉走。


  「你應該來幫我!他們一直堅持我的錢幣上有蘿蔔味而不肯收!」塔梅洛咬牙罵著,基米爾卻警戒地環顧四周,不理會她埋怨的神情。

  「感覺不大對,塔梅洛,有人在盯著我們。」他握緊塔梅洛的手似乎怕她走散,腳步也越加快速逃離關口。突然一名灰髮的中年女子擋在基米爾身前,露出溫柔的微笑。

  她穿著素色的拖地長裙,灰色長髮隨著風沙飄搖,走路的儀態有別於一般的農村婦女,優雅而輕巧無聲地朝他們靠近。「請您與我走一趟,先生,有高貴的人物想會見您。」

  基米爾蹙眉,將塔梅洛推向自己身後。「妳認錯人了。我們在這裡還待不到一天。」

  「不,您就是我要找的人。這場會面不會太久,而且您該感到榮幸。」女子微笑地偏著頭,彷彿基米爾應該要從她的衣著上猜出端倪。「是卡洛琳公主想見您。」

  王室的人想見我?基米爾驚愕地張嘴,塔梅洛卻在此時出聲了:「如果妳真是王室的侍女,就應該要帶我們入城門。」

  「很抱歉,王女現在不在宮中,這便是我出現在城外的原因。」金髮侍女微微彎身致歉。

  「這樣我就無法相信妳了。你們人類說的話都不可信。」塔梅洛說著。


  侍女嘴唇稍微動了動,頓時連語氣都顯得有些冷酷。「如果您真的不願前來,我自然會離開,然後等你們彎進下一個轉角時,會有四名精銳士兵架住您的脖頸,將您溫柔地押去見公主--只要您不逃跑的話,我們就不會將您綁起來。」她停下來,觀賞兩人震驚的表情,然後恢復微笑道:「真有趣,為什麼我這樣說你們反而便相信了呢?我以為人人都喜歡好聽話。」

  「帶路吧。我已經受夠繩子了。」基米爾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塔梅洛。「我也要去。」她理所當然地答著。
  
  侍女無所謂地點點頭,「請跟我來。」她轉身朝城市的反方向走去,似乎一點也不擔心他們半途逃跑。或許真的有四名士兵在後頭跟著。


  他們開始離潘德拉城越來越遠,甚至走上另外一段山坡,基米爾發現路上充滿馬蹄印與大量腳印的痕跡,當他們爬了好一段山路後,便聽見前方傳來吵雜的聲響,金屬碰撞的聲音與人們交談的聲音交錯在風中,等他們爬上一片較平坦的地勢後,才看見整片軍隊的營隊佇候在山上,他們穿著正式的戰甲,有的圍在一起吃飯,有的則在練習對戰;而且當他們看見基米爾時都同時露出議論紛紛的表情。

  基米爾看向後方,潘德拉城已離他們有些距離,站在這片高地上可以清楚看見城市完整的面貌,再往下方仔細瞧,便可以看見市集攤販排成數列。我們好不容易靠近這座城,結果現在又離它這麼遠。他忍不住想著。

  他們踏進最大的帳篷內,坐在裡頭的一名金髮女性立刻站起身來朝他們微笑,並面露驚喜的打量著基米爾。她年紀約莫二十幾歲,身材玲瓏有緻,高挺的鼻樑與深遂的輪廓充滿魅力,只是這樣的女子出現在軍隊中顯得有些突兀。

  「公主,我將人帶來了。」侍女彎著身引領兩人向她行禮,便又走出了營帳。基米爾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直到見到這名公主,基米爾才真正領悟「貴族」一詞的涵義。她僅是站著就能散發出從容與優雅的氣息,眼角微微下垂,嘴角則彷彿永遠不會停止微笑。金色長髮披垂在她半露的酥胸上,頭上則戴著造型簡單優雅的銀色頭冠,貼身的淡黃色長裙鑲著銀花邊。

  她十分滿意地望著基米爾,站在與他咫尺相隔的位置,用眼神掃過他的臉龐、胸口與四肢,「好極了、好極了。」她喃喃說著,腳步輕巧地將塔梅洛擠向一旁,豐滿的胸口幾乎要貼上基米爾的身體。「你叫什麼名字?」她語氣柔和地問著,甜美的聲音讓人聽了幾乎要融化。

  「基米爾。呃、不好意思、請問--」基米爾下意識地後退閃躲,直到他撞上身後剛踏進營帳的另一名男子。

  「卡洛琳,妳叫我過來最好是有急事。」男子一手握著佩劍,穿著銀白色的鎧甲走進帳篷,他有一頭凌亂的深黑色短髮,眼神帶著睿智與嚴謹。當他與基米爾目光相對的瞬間,在場所有人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基米爾沒有鬍渣、身高也較眼前的男人高了一點,但容貌神韻卻有幾分相像,如果他們交換彼此的服裝,外人肯定沒辦法輕易辯認出真假。「先王保佑!你是--」男人驚愕的睜大眼,直到卡洛琳湊過去摟住了他的手臂。

  「卡烈加,有人告訴我他們在城裡看見與你很像的人,所以我把他帶來了。你覺得怎麼樣?他會對你有幫助嗎?」卡洛琳的胸口緊貼住他的手臂,但喚作卡烈加的男人仍不可置信地盯著基米爾瞧。

  難怪我們到城裡時會有這麼多訝異的目光。基米爾恍然大悟地想著。
  「你叫什麼名字?如果你住在城裡,我應該會馬上知道你。」卡烈加穩住自己的情緒,目光銳利地望著他。

  「基米爾。」他就不能一次自我介紹完嗎?「我們是住在邊境的人,所以……」

  「所以你並不認得我。」卡烈加點點頭,他輕輕推開卡洛琳,雙手交疊在背後。「潘德拉城以北的領域都歸我管理,我是卡斯圖國王的弟弟,卡烈加.賽蒙。這位是我的妹妹。」

  「微笑的賽蒙,對吧?」塔梅洛忽然發出笑聲,讓所有人都低頭注意到她。「哈哈,基米爾,我想他是你的親戚。如果沒記錯的話,賽蒙是你母親的叔叔,而且是少數沒與天人聯姻的人類領主。」

  他是王室的遠親,世上會有這麼湊巧的事嗎?基米爾呆愣地想著,才發現自己的想法真是傻的可以。天人畢竟都是貴族出生的,他不應該感到意外才對!沒想到天人的生活方式竟讓他產生自己在高攀王族的錯覺。

  「沒錯。他本來也想跟天人離開,卻被人民請願留下來了。」卡烈加又一次露出驚訝的神情,「你是賽蒙姪女的孩子,那你們一定是天人……但我以為天人被流放了。」

  「我們為了龍的問題而來。龍鳴再度響起,而我們也預見了這片大陸的危機。只有王室的人能幫忙解決這個問題。」塔梅洛上前一步,基米爾發現她並沒有將身上的信拿出來。

  「那你們要找的人不該是我。我被國王放逐了。」卡烈加苦笑一聲。
  「什麼?」塔梅洛叫了起來。

  「不。」卡洛琳柔聲抗拒著。「你依然是北方的領主。他只是要你去找出傳說的龍巢,一勞永逸龍族的威脅,但並不是放逐。」

  「對我而言就是放逐。我們都知道世界上沒有那個巢穴,他讓我帶著軍隊出擊,其實是想讓我帶著弟兄們等死。」卡烈加搖搖頭,表情忽然顯得疲憊。塔梅洛不敢追問,但想必是貴族之間又犯了權力鬥爭的老毛病。「很高興能見到你們,我自幼時起就對你們天人的故事很感興趣,不過你們若是想和王室交涉,那就只能找國王。」

  「所以?」塔梅洛頓時眼睛一亮。
  「我會命人替妳寫封信。」卡烈加露出微笑,「還有,卡洛琳也會帶你們回去。」

  卡洛琳的表情忽然顯得有些落寞,「兄長,即使這樣你也甩不開我的。」

  「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妳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去做,卡圖斯想必正等著妳回去;而且,妳總不可能跟一群臭男人廝混一輩子吧。」他大笑起來,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也拍了基米爾的。「對了,你既然是天人,我猜你應該也有一百歲了?」

  「其實我才三十三歲,母親很晚才生下我。」他答道。

  「老天,你幾乎和我一樣大。」他興味盎然地掃視著基米爾。「我不信命運那套說詞,但若這不是注定的相遇,我還真沒理由解釋今天發生的事情。來吧,我們喝杯酒好好聊聊。卡洛琳,這位小姐就交給妳招待了,基米爾今天非和我醉得ㄧ蹋糊塗不可。」

  基米爾微笑起來,他發覺自己並不討厭眼前的人類,他身為貴族,卻完全沒有高傲的氣燄;他甚至不需要擺出架勢,光是看著那對真摯的雙眼也會讓人想心服於他。

  基米爾跟著卡烈加來到主營帳,他露出不明顯的笑容,將桌上的地圖與公文隨手推到一旁,拿起兩個木製酒杯從木桶裡倒出濃烈香氣的麥酒。「你喝酒吧?我知道貴族都喜歡葡萄酒,但我和手下喝慣麥酒,說不定不合你的胃口。」

  「謝謝,可是我其實對酒--」

  「喝光它。」卡烈加想也不想地將酒杯放在他眼前,酒泡溢出酒杯發出啵啵聲響,基米爾看見卡烈加一口氣便喝光了大半杯,氣泡沾濕了他的鬍渣,基米爾也只好捧起酒杯啜飲起來。「味道怎麼樣?這是我城裡最好的釀酒師做的,但我開始擔心這一桶酒會是我最後能嘗到的好味道。」卡烈加以袖口擦去嘴角的酒漬,吐出一聲嘆息。

  「很不錯,大人。」他放下酒杯,卻沒有品嘗美酒的欣喜。「對於國王……的事情,我很遺憾。」

  「哼,卡圖斯遲早會受到報應。無辜的是人民,我們太久沒有被龍統治了,托斯雅卓不可能逼人類回到以往的政權,那讓百姓恐懼,而卡圖斯利用了那份恐懼。」卡烈加捏著酒杯的指尖逐漸泛紅,五官也糾結成一團,「但亞凱斯比牠母親更沒有良知,我會找到牠,然後將牠的鱗片一片片扯下;失去多少人的性命,我就從牠身上奪回多少。」他的眼神銳利如獵鷹般兇猛,基米爾感到一陣寒冷,他相信任何人看見卡烈加此刻的表情都不會想與他回敵。

  等卡烈加表情稍微緩和之後,基米爾才開口說:「大人,我猜亞凱斯還會回來。如果我們能進城說服國王,或許可以幫上您的忙。」
  「這意味天人打算與人類恢復結盟嗎?」卡烈加看向一旁,晃著酒杯問道:「你想要在王室裡有個職位?還是你會帶來士兵與我們獵殺亞凱斯?」

  「呃,都沒有,純粹是字面上的意思,如果造成大人的誤會我很抱歉。」基米爾漲紅了臉。

  卡烈加先是一愣,然後溫和地笑了,「不、抱歉,是我不好。你顯然不瞭解政治的語言,對吧?不過我不對卡圖斯抱有期待,謝謝你的好意。」

  「好的。」基米爾鬆了一口氣。

  他起身又為自己倒了一整杯啤酒,也順便斟滿基米爾的。「那個叫塔梅洛的孩子,她也是我的遠親嗎?」
  「不,她是天人最後一代國王的么女,而且她已經一百多歲了。」

  「國王親自派自己的孩子來?」他恍然大悟地嘆息一聲,「哈哈,基米爾,我開始懷疑你在對我裝傻了,若你們這趟旅程沒有任何政治意圖,我還真不能接受。你知道我兄長卡圖斯一直希望自己的子嗣也能長生不死,好達成他的永恆政權嗎?」

  「什麼?」這下換他愣住了。
  「你的天人國王派塔梅洛公主嫁給我兄長,或許他與兄長早就談定了婚事也不一定。」卡烈加一手摸著鬍渣,端倪著基米爾的反應。

  「但天人被流放……」基米爾話說到一半便住了口,他只是個村裡的普通獵手,怎麼能肯定長老們沒有與人類保持連繫?如果他們知道現在的王室和基米爾有血緣關係,那麼他們當然會派基米爾出來。他一直猜不透為什麼自己會被選上尋龍的旅程,現在終於明白了。

  這就是塔梅洛無法回應我的感情的原因。他痛苦地想著,塔梅洛在追逐的從來不是龍--她確實想解開詛咒,只是父親施加給她的任務使她別無選擇--他好幾次試著迴避這道念頭,但卡烈加的質問迫使他承認這點。
  所以每次他總感覺自己快觸碰塔梅洛的內心,兩人卻又會被一道無形的阻隔拉開距離,隨著旅途越是靠近終點,他就越覺得自己抓不住她。

  基米爾驚覺施壓在身上的從來不是托斯雅卓的陰影,「就為了一個無法回應你的女人」,托爾芬的那句話才是基米爾的詛咒。

  他哽咽著發不出聲響,烈酒的味道開始變得苦澀,卻也更加引人沉醉其中,他忍住痛楚,學卡烈加大口將酒飲盡。卡烈加望著他驚愕又哀傷的複雜神情,忍不住抹起無奈的笑容。「我可以再喝一杯嗎?」基米爾抬起頭,聲音帶著幾絲許乾澀。卡烈加聳聳肩,做了個請便的動作。

  杯底逐漸被泡沫填滿,兩人之間頓時只剩下烈酒嚥入喉中的聲音。

《待續》

【後記】

  因為發現時間比想像中有限(對不起我真的太大意了,梓梓老師對不起哈哈哈哈誰叫我是隱藏boss天然呆!),所以接下來的幾個月不管說什麼我都得盡全力拼了。
  
  其實昨天就PO過第七章,結果今天自己在整理文章時不小心刪掉了OTZ
  所以今天重發了一次,順便把文章內文重修了一下。昨天給過GP的五位朋友對不起OTZ,灰音的留言我也找回來了,對不起你們Q___Q

  為了補償各位,今晚就貼出第八章XD
  在這裡先貼一張實體本插圖草稿給大家聞香一下(?)


  總之請各位繼續關注實體本消息,如果有人想插花也歡迎跟我連絡(?)
  以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