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五




  米爾昏沉沉地醒來,早晨的陽光彷彿將營帳烘烤得熱燙,他醒來時全身都是汗水,望著營帳發愣。為什麼我每次醒來,都像來到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他疲累的想著,這次的痛楚不是來自傷口,而是頭頂陣陣傳來的抽痛,直到腹部感覺噁心作嘔。

  他聽見托爾芬在外頭說話的聲音,安哲斯爽朗地大笑起來,更讓他意外的是塔梅洛的笑聲竟然也在其中。他掀開帳廉,預期般刺眼的陽光落在他臉上,傑克首先看見了他,便捧起一碗加了藥草的熱茶遞給他。「早啊,喝下這個會讓你舒服些。」
  
  「謝謝。」他尷尬地接過,不確定自己是否該信任眼前的胖男人,因為他正朝基米爾露出奇怪的微笑。「我臉上有什麼嗎?」他不自在地喝下熱茶。

  「每有。」傑克嘴裡含著食物,不清不楚地說道。「我猜尼累到忘記惹。」然後他馬上將視線移到地上攤開的地圖,查看起路線好掩飾他上揚不止的嘴角。

  「對,那個藥草讓我暈眩得想睡。」他避開傑克的臉龐,在內心暗罵自己的沒用;若是這些人類有心偷襲,他馬上可以想像兩人會有無數種慘烈的下場,不管是哪一種他都不會原諒自己。

  「唷,不錯,你今天看起來像個人樣了。」安哲斯也走了過來,故作親暱地拍著他的肩膀。「行李都整理好了,走吧傑克、老哥!」奇異的是連他的笑容也帶著一抹欲言又止。

  基米爾困惑地看著他與傑克嘻笑走掉,他們上了馬車後繼續前進,這次一樣是由傑克駕馬;塔梅洛坐在基米爾的身旁,彷彿心情很好,也對基米爾傷口復元的速度感到滿意。

  「我昨天做了什麼嗎?總覺得這些人類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他趁其他人聊天時朝塔梅洛悄聲問著。

  「沒有啊,你睡得一蹋糊塗,還能做什麼?」塔梅洛聳聳肩,露出過於可愛的笑容,讓基米爾差點又忘記她實際的年紀。「他們大概沒看過天人睡覺,所以很興奮。」

  「我是不是喝了個奇怪的飲料?」他像是回想起什麼。

  「嗯,是啊,那不重要。」塔梅洛對這個話題似乎心不在焉。「他們說要回頭到前面的小鎮補給物資,我們可以在那裡租僱車伕,或是搭其他商人的便車去大城鎮。唉,這都要感謝托爾芬先生的幫忙。」她望向托爾芬,語氣聽來充滿感激,甚至像是感嘆事情終於開始順利的口吻。讓基米爾忍不住表情一凜。

  「別這麼說,能認識兩位是我們的榮幸。」托爾芬坐在兩人對面,慵懶地靠在木箱上微笑。
  「我是真心地感激呢。希望我們的資訊能幫助你們獵龍順利。」


  「是啊,到時再說吧。」托爾芬語氣竟有些蠻不在乎。「我們就快知道了。」


  他說完沒多久,馬車駛過一段歪扭的山路,地勢開始越來越平穩,天空的雲層卻也逐漸增厚,褐色的土地逐漸轉為陰冷的色調;等他們離開狹長的褐色谷口,來到開闊的盆地時,眼前的景象讓基米爾與塔梅洛震驚地說不出話。






(圖片來源:Nark大

  一個巨大如龍形的物體佇立在盆地中央,基米爾定睛一看,那確實是個龍的骨駭,巨大的程度有如一座幾十人高的小山,牠的屍首腐爛到只剩骨頭,卻仍然保存著完整的形體;高高抬起的頭仰望空中,雙翅半展的模樣像是想要飛躍,下半身卻被緊牢抓在地上。基米爾看見那龍骨的當下,感到一陣無比寒冷,而且他確定絕不是周圍的霧氣又開始增多的緣故。

  塔梅洛先是愣了一會兒,然後她猛然站起身子衝向馬車的最前方,嬌小的身軀靈巧地跳上木箱,望著那個龍骨不發一語。基米爾感覺如坐針氈,每一吋皮膚都像是警戒般發麻起來,他看見托爾芬依然翹著腳,姿態悠閒到像是沒注意到那座龍墳。其他兩人也是,他們表面上沒有變化,卻開始沉默下來。


  「這算什麼?」塔梅洛沒有回頭,她顫抖地吐出冰冷的質問時,風中的溫度也更寒冷了。只是沒有人出聲回答她的問題。

  「我們是不是該停下……」傑克的聲音像是在寒風中打顫。

  「繼續前進--噢,等等,在前面停下來吧。我們的朋友對這個龍墳好像很有興趣。」托爾芬微笑著,安哲斯則裝作事不關己的模樣,認真挑著指甲裡的污垢。「人人都說這裡是『最後的龍墳』,托斯雅卓之墓。不過根本沒人認真的想埋葬牠,你們覺得呢?」

  基米爾不願回應,感到一股極欲作嘔的憤怒。馬車在巨龍的骨駭前停了下來,沒有人露出意外的表情,因為根本沒有村鎮,只有托爾芬設計好的路線,這裡就是他們的目的地。

  塔梅洛率先跳下馬車朝龍骨奔去,她抬頭仰望那片能將天空遮住的龍翅,現在因腐爛而只剩下骨架。軟爛的泥土上頭全是人類腳印踩踏過的足跡、有新有舊,肉與鱗片不知道是被動物吃光,或是被人類搶奪而一點不剩;就連骨頭上也滿佈傷痕,看來也有人試圖動過龍骨的主意。不管怎樣,這都比他們前幾天見過的那隻銀龍大太多了。

  「大部份珍貴的部位都被國王拿走了,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人想來這裡探探運氣。本來整個骨頭都會被帶回去的,但現在王城出了點問題,所以龍墳就沒有士兵駐守了。」托爾芬雙手抱胸,站在塔梅洛與馬車之間的位置。

  「為什麼龍會死在這裡?」基米爾有些暈眩地說著;事實上比起托斯雅卓,他更擔心塔梅洛的反應。

  「呃、我們只是聽說。」傑克舉起一只手,懦懦說道:「前幾年托斯雅卓回到人類的世界,對人類戰亂不斷的狀況感到驚訝,所以牠見了當時人類的首領,答應幫首領收復分裂的國土……我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或許是談判決裂、或是換了個國王……」

  「托斯雅卓帶了孩子來,要求國王接下來的世界將由牠與牠的孩子掌管。我猜那就是交涉絕裂的主因。至少王宮那裡是這樣說的。」托爾芬接著回答。

  「--孩子?」基米爾訝異到聲音甚至有些沙啞。

  「可能有窩藏龍蛋或有孕在身吧,別問我,我又不是龍的父親。反正事情就是這樣,老國王死後由大兒子繼位,藉龍的力量收服國土之後就起兵殺了牠。那時托斯雅卓正虛弱,孩子也不在身旁,就死在這裡了。」托爾芬清清喉嚨,表情就像是期待能有一杯適合這個故事的啤酒。「那條年輕的龍叫做亞凱斯,回來之後發瘋了,到處攻擊村莊,所以潘德拉城貼出懸賞獵殺那條龍。我們研究對付龍的陷阱或金屬捕網,然後轉賣給領主,讓他們不用戴著鎧甲與劍也能使龍受傷。」

  「龍容易被發亮、白色的物體吸引。」默不作聲的塔梅洛終於開口,只是她仍然背對著眾人。「亞凱斯被你們人類獵捕得無處可逃,看見我們族人的遺蹟便躲藏在那裡……或許當初牠在空中一度以為那座白色高塔也是牠的同類吧。」

  基米爾僵直在原地,他終於明白之前聽見的悲傷龍鳴是為何而來,以及為什麼那隻龍無法履行與天人的承諾。但他同時也被一股無力感壓迫得喘不過氣,彷彿傷口隱隱作痛起來。
  
  「真是的,敗給你們人類了。」塔梅洛輕嘆一口氣,終於轉過身來看著他們,意外地,她的表情平靜無波。「那隻龍在離開谷口時,曾告訴我們他會往人類的城市飛去。如果你腳程快一點的話,應該還來得及遇到亞凱斯。」


  「真抱歉,交易已經結束了。」托爾芬瞇起細長的雙眼,眼底閃過一道寒光。「嚴格來說,你們還欠我一筆。既然已經確定你們不知道亞凱斯的事,那妳的資訊對我也沒用了。」


  「別搞錯狀況,我沒有在跟你談交易。你們愚蠢的人類引來威脅,如今這已經是攸關國家存亡的問題了!」塔梅洛仍舊沒有表情,語氣卻清楚地充滿威脅。她大步朝托爾芬走去,沒想到他迅速抬起右腳,皮靴以眾人來不及反應的速度踢中塔梅洛的腹部,她的身子滾了出去,伴隨著痛苦的嗚咽跌進軟爛的土裡。

  基米爾隱忍許久的憤怒再也無法抑止,他撞開托爾芬朝塔梅洛衝去,安哲斯立刻自車上一躍而起,從後頭用力扣住了基米爾的脖頸,讓他頓時動彈不得。「別亂動,老哥,你的傷很需要靜養呦。」安哲斯柔聲勸道。

  「傑克,抓起來,別讓她逃了。」托爾芬穩住身子,一邊將頭髮向後梳開,看著傑克小心翼翼地將她的手綑綁起來。「妳說的那些我清楚得很。不過在這裡國家滅亡的次數已經多到令我習慣了,倒是付不起價碼的你們,作為奴隸交易的價值比較讓人在意啊。」

  「混帳--!」基米爾發出震耳的怒吼,猛然施力掙脫了安哲斯的嵌制,他抽出獵刀朝傑克揮去,對方慌張地往後退開,看似笨重的身子竟然還能靈巧地閃躲;基米爾立即旋砍,刀刃在塔梅洛的頭頂揮過,將傑克的胸口劃開一道傷口,他尖叫一聲將塔梅洛拋下,連滾帶爬地往旁邊逃開。

  基米爾正要抱起暈過去的塔梅洛,卻被安哲斯撲倒在地,兩個人滾向一旁,鬆手落下的武器掉在遠處,基米爾毫不猶豫地向壓在身上的安哲斯連連揮拳,縱使傷口因劇烈的動作而裂開也無心在意。安哲斯的臉挨了幾記重拳,但還不至於暈厥過去,「該死,安份點啊!」安哲斯氣極敗壞地擋著,幾乎撐不住基米爾的攻擊。

  「嘿,看這裡。」托爾芬輕輕朝兩人喚聲,他從容地蹲在地上,一手架著塔梅洛的脖頸,匕首在她被泥土抹髒的臉龐上閃爍著寒光,托爾芬緩緩轉動刃柄,動作有如經驗老道的獵豹,目光緊瞪著基米爾。

  基米爾胸口激烈起伏著,咬牙發出恨意的吐息,雙拳卻顫抖地停下了動作。托爾芬看見他的舉動後露出混雜著嘆息的嘲弄微笑,「就為了一個連回應你都沒辦法的女人?」他低喃著將塔梅洛扛起,然後朝安哲斯使了個眼色道:「綁起來吧,他不會對你動手了。」

  安哲斯灰頭土臉地爬起身來,朝基米爾狠狠吐了口唾沫,然後將他也反手綁起。基米爾像是被那句話重擊了一拳,連頭也沒有力氣抬起。


  「現在我們要去哪裡?」傑克摀著傷口顫聲問道。

  「回城裡。這女人不像在說謊,我想龍很快就會回到人類的領域,我們只要把這兩個天人賣給奴隸商,然後翹腿等龍出現吧。安哲斯,換你來駕馬。」托爾芬的語氣像是談論天氣好壞般冷靜,他們重新回到貨車上,然後拿出更多繩索將基米爾綁緊。

  基米爾坐在他們對面,冷冷瞪著將塔梅洛架在懷中作為人質的托爾芬,他在腦中思量著要如何脫逃,卻猛然撇見塔梅洛朝他微微張嘴,半閉的雙眼閃著別有盤算的神色。

  「跟著他們。」這是他唯一從塔梅洛口中讀到的唇語。當然了,就算被他們押做奴隸,也還是能被送到潘德拉城,只要到了那裡後再想辦法脫逃,要見龍或王室都有極大的機會。

  如果她在剛才任何一個時間裡清醒過來,而不是選擇假裝暈厥的話,基米爾或許都有辦法帶著她逃跑。但她寧可選擇讓基米爾痛苦、憤怒、甚至犧牲性命,也不願放棄任何前往人類城市的機會?


  就為了一個連回應你都沒辦法的女人。托爾芬的諷刺笑意言猶在耳,基米爾頓時不知道自己的怒火到底該對著誰,他別過頭避開塔梅洛的目光,久久無法釋懷。



《待續》

【後記】

  好像每次一發新篇我就會在排版上做一些小改變,嘗試性質居多,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另外雖然可能沒人有興趣,但我還是解釋一下自己在選nark大圖片的過程好了。

  一開始我是先看了nark大的圖片,覺得很有畫面,當時小說還沒有完整的架構,只想說寫個類似《賞景日記》的文章,簡簡單單的描述眼前景色或小故事這樣。

  但因為我正好也想練習故事節奏的練習,總覺得那樣寫的話太平淡,所以還是一邊挑選我要的圖片、一邊找尋適合這些圖片的故事。所以一開始的構想其實是很模糊的,都是靠著nark大的圖片才慢慢拼湊出一整個故事。
 
  所以我並不是想好了故事後,請nark大讓我把插圖放在小說裡;而是我一邊想著故事一邊試著與他的場景做融合,所以才會有龍的出現(不然我其實超討厭龍的XD)。對我來說若是沒有nark大的圖,我就不會想出這樣的故事。感謝nark大(合掌)。

  很高興他大方地讓我借用他的繪作,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因為我挑選的這些圖片而注意到他,或是給他一些讚賞。每個繪師對我來說都是很珍貴的(或許是被指針影響XD),需要好好呵護啊!

  

  另外獻上梓梓老師的基米爾試稿。看起來不像188cm絕對是因為沒有比例尺的緣故(誤)!對了,塔梅洛是148cm......這部作品是我第一次仔細設定身高跟體重說(驚恐)

  有人說設定完身高體重後會幫助你更瞭解角色,不過我好像沒什麼感覺......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