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二

七月十三日,晴。


  龍的形體與外貌以往都只能從古籍的描述上得知,或是由族人口耳相傳,所以經常會聽見許多荒誕的形容,例如龍的頭上有鹿角狀的尖刺、身上的鱗片常常夾帶許多礦石,上頭能挖出許多稀世寶鑽、龍每說一句話就會吐出牠吞過的人的魂魄、當龍飛起來的瞬間天空會產生夾帶百花花瓣的旋風……諸如此類。

  如果真要形容我看過的那條龍是什麼模樣,我會說是「和諧」。當牠展翅沐浴在晨曦中時,那畫面是極為自然地--彷彿牠本就與世界融為一體--是我們的出現干擾了牠,與牠所處的這片土地。我竟在當下會有那般想法,甚至為此感到愧疚。


  ……如果我有能力譜出屬於自己的托斯雅卓之歌,想必將會是與哀傷理查完全不同的版本吧。
            --七月十三日,寫於白峰森林。

(繪圖來源:Nark大)


  們循著龍的方向前進,一直到隔天正午才終於出了白峰森林,來到一片比南風平原還小的遺址平原。這是上一代天人所居住的舊址,與南風平原比起來這裡地勢平坦許多、水源也較匱乏,當天人找到南風平原後便立刻移居過去了。灰白色的殘破瓦樓佇立在如此金黃色的平原中,確實十分顯眼,高聳入雲的塔頂大半邊幾乎都塌陷下來,上頭依稀可見不自然的破壞痕跡,或是巨大的爪痕劃破了石砌的灰牆。

  「看在龍的份上啊。」當塔梅洛一出森林,望見遠方灰牆上的斑駁爪痕時,忍不住啐了幾聲。「基米爾,看清楚了,這就是我們離開人類後第一個居住的地方,之後就移到了南風平原去,你母親當時抱著強褓中的你翻山越嶺,而我那時還是個老太婆,甚至還沒領過龍壽……看看那塔樓頂,該死,托斯雅卓把這裡的回憶全毀了!」

  「村莊沒蓋過這麼高的塔樓。」基米爾驚嘆地望著。

  「畢竟沿用了在人類皇居時的建築方式,真可笑,那時的我們還堅信自己依然擁有高貴血統。」塔梅洛嘴裡這麼說著,眼底卻仍流露出一股驕傲與自尊。「我們邊找石頭一邊向上加蓋,直到我們搬到南風平原為止。來吧,龍似乎不在,但我想牠把這兒當作牠的老窩了。」

  一路上塔梅洛的眼神有些迷茫,像是陷入什麼回憶之中,她想必是想和基米爾再多說些什麼,但也明白現在並不是時候。他們警戒地朝銀灰色的塔樓前進,基米爾感覺自己的胃在翻攪著,當他們越是靠進塔樓,污垢與枯藤緊緊貼在牆上的裂隙中,白色的壯觀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又髒又灰的城垣,堅實的瓦柱被雜草與蛛網喧賓奪主--不過,托斯雅卓現在成了這片遺址的主人。

  他們進了塔樓內部,空礦的廣場因倒塌開了一小片天頂,地上殘留了一些住屋或木製傢俱的遺蹟,不過上頭覆了一層厚灰,或是因污泥與雨水侵蝕,幾乎看不出原貌。基米爾也無法想像當這裡住滿天人時的繁榮盛況,他們將一些殘破的石瓦挪了位置,讓人可以躲在石瓦後頭遮住身影,雖然照塔梅洛的說法,龍是睿智的種族,不會貿然攻擊沒有敵意的生物,但聽過這幾次憤怒的龍鳴之後,塔梅洛也不敢保證自己的印象是對的。

  他們才剛準備好沒多久,便聽見劃破空氣的呼嘯聲從遠方迅速接近,基米爾拉著塔梅洛躲在石瓦後頭,不出多久,巨龍的陰影幾乎遮住大片天空,一道銀白色的雙翅迅速在空中收起,他們透過細縫看見巨龍的腹部從上頭飛過,然後身軀重重落在上尚未塌陷的天花板上,基米爾清楚地看見牠的尾巴在空中轉過,上頭覆滿灰色帶著黑垢或苔蘚類的寄生物,跟這座塔樓一樣遠看閃耀如鑽,近看時卻只感到穢垢與塵沙帶來沉重的壓迫。

  龍才剛站穩身子,原本正要趴下,兩人突然清楚地聽見牠在空氣中猛嗅的聲音,然後巨龍像是一躍而起,發出憤怒的短咆嘯。牠吼了一串字眼,彷彿石頭在山谷中滾動,接著又是重重的吐氣聲,然後翻動起牠身旁的碎石塊。

  「牠叫我們滾出來。」塔梅洛低聲說道,聲音帶著微微顫抖。「牠嗅出我們的味道,叫我們別躲,否則牠要毀掉整棟塔樓。」

  基米爾感覺心頭涼了半截。「妳怎麼知道?」

  「我聽得懂一點古龍語,重點是,牠就算聽不到我們談話,也會用掉下來的石頭壓死我們。」她握緊腰際的兩把防身匕首,半蹲著身子朝出口移動。「我去吸引牠的注意,如果牠有理性,或許還會聽我說幾句話。」

  「在幾句話之後呢?」基米爾扣住她的手腕,他的額間滲出冷汗,突然間眼前少女的舉動比龍還要令他緊張。

  「你就逃。逃回村裡,越快讓大家知道這件事越好,這正是我找你來的目的。」塔梅洛寶藍色的雙眼在陰影下閃耀,有如冷鋒刺入基米爾的胸口。早在出發尋龍的那一日,塔梅洛就為面對龍的這刻做好準備了。基米爾驚訝地從她眼神中察覺這份訊息,他鬆開了手,塔梅洛燦爛一笑,小小的身影飛奔出去,陽光灑在她的身上,讓她的斗篷下的白衣看起來閃爍刺眼。

  她扯開嗓門大喊幾句基米爾聽不懂的語言,當龍的叫吼聲逐漸轉弱後,牠旋身自破口處飛了下來,幾塊天花板隨著牠塌落,塔梅洛往後退了幾步,直直盯著眼前這條巨龍。

  這處廣場可以容納五百多名天人,但銀龍將整個身軀鑽了進來,還未張開翅膀就已佔去一半的空間,塔梅洛幾乎是被牠逼退至牆邊,而巨龍的鼻孔重重吐著息,金黃色的巨大雙眸瞪著這名嬌小的女孩。牠頭上有短短的龍角,模樣像是蛇與蜥蝪的混合體,四肢則長了尖銳的利爪,只要稍一施力地上就能烙下五道裂痕。牠與塔梅洛分別佔據一處角落,兩人就這樣直挺挺地等待對方動靜。

  基米爾躲藏的地方正好處於兩方之間,只是唯一的出口被銀龍的身軀擋住。「以您的名彰顯天人的榮耀,托斯雅卓。能見上您一面是我的榮幸。」塔梅洛這句話基米爾倒是聽懂了,只是眼前的龍甩了甩頭,彷彿對塔梅洛的話語十分不屑。

  「閉嘴,蟲子。別侮辱這名字!」銀龍顯得十分憤怒,彷彿隨時想撲上前去咬下塔梅洛的頭。

  「您或許不記得了,我是曾收下您賜福的人。」塔梅洛有些詫異,迅速接著說道:「您說過如果我們想取消長生,隨時可以找……」

  「愚蠢的生物,等吾將汝吞進胃裡,最好不要也這麼多話!」牠猛然張開雙翅,白色的翅膀撞上兩側的牆壁,讓城樓又是一陣劇烈的震盪,銀龍大步朝塔梅洛走去,才跨了幾步便衝向她的身前,牠伸長脖子想啃下女孩的頭,此時基米爾再也按捺不住,奔向塔梅洛將她撲倒在地,讓銀龍撲了個空。

  兩人抱在一起撞上了石牆,基米爾迅速起身抽出腰際的長獵刀,擋在塔梅洛身前;銀龍緩緩轉過身來,看見男子的身影後更加憤怒,咆哮著:「啊!果然人類才做得出來如此卑劣之事,想偷襲吾?就憑汝等小人--?」巨龍的人類語幾乎是嘶吼地叫出來,比任何時候所見到的牠都還要憤怒,那氣勢幾乎可以直接將兩人摧毀。

  「托斯雅卓!你若背棄承諾殺了我們,我的族人就會明白你已失去龍族最驕傲的血統了!」基米爾的話讓銀龍停下了動作,僵止在半空中,牠掀起的狂風將塔梅洛吹倒在地,然後銀龍偏頭看向基米爾,牠的吐息冷靜許多,但一樣揪刺著兩人的胸口。

  「吾族從不輕易承諾,立下誓言便會終生遵從……這是愚蠢汝等無法體會之事。」牠像是輕蔑地噴了一口鼻息,然後咧開嘴角露出一排利齒,看起來有如瘋狂的獰笑。「但吾從未應答過什麼,汝想以低劣的話術求吾饒命?那就用汝等擅長的方式回應吧--」

  銀龍突然在空中向後翻轉一圈,帶著脊刺的沉重椎尾重重揮向基米爾,他被龍尾拋飛出去,血珠如一道拋線灑在空中,沾濕了銀龍的尾巴與地面,塔梅洛尖叫起來朝基米爾跑去,而銀龍流暢的旋身筆直朝天空飛去,瘋狂沙啞的笑聲在風中迴響。

  「回人類的城市去,只要汝等還能活到那時,吾就賜汝更好的禮物!」銀龍的話語隨著笑聲消失在曠野,沒多久平原再次恢復寂靜。

  塔梅洛檢視基米爾的傷勢,他及時往後閃避,但龍尾上的刺仍在他胸口劃開四道血口,所幸不致於見骨,塔梅洛忍住在眼底打轉的淚水,從行李中搜索出急救的止血藥粉。

  「肋骨斷了……我猜。」基米爾試圖揚起虛弱的微笑。

  「傻子,別說話。沒事了。」塔梅洛語氣溫柔,她脫下斗篷與白色外衣,然後將內襯也褪下,她裸身以匕首將內襯的布料割成條狀,纏在基米爾的胸膛。

  基米爾想再張口問些什麼,頓時眼前一片模糊,沒多久便昏迷了。

《待續》



因為電腦爆炸了,所以這次日記的部份來不及做成圖......
然後因為電腦爆炸,希望下星期六來得及貼第三回......QQ

下面附上塔梅洛草稿

出發尋龍時的模樣與年紀



17~18歲時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