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一







  天聽見龍鳴是在夜晚的滂沱大雨中,地殼隆隆震動,一開始分不清那道聲響是源自風的呼嘯,還是雨水落在鐵器上的聲響。當聲音第三次朝村莊傳來時,大家才驚覺那是從來未曾聽過的沙啞咆哮,彷彿喉嚨深處爬滿了鏽、而滿腹的恨意從齒間猛烈地衝出,聲音中充滿了威脅與絕望,讓聽過的人都紛紛流下淚水。

  只有老一輩的天人才知道那是龍獨有的鳴叫,當龍鳴結束之後大雨也漸漸退去,迎來的是連續十幾日的烈日晴空,村裡的人也再沒聽見一道龍鳴響起。

  村中的領導者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進行討論,才決定派幾個人去打聽龍回歸人世的原因,塔梅洛極力自薦接下這份任務並不讓人意外,但當她指定要讓基米爾跟隨時,他幾乎是沒有機會反駁或提出抗議,就這樣半就半推地背起了行囊。

  「基米爾,你動作這麼慢,是想等天黑了才出發嗎?」塔梅洛的呼聲沒停下過,幾乎是沒走幾步她就會回頭頻頻確認基米爾是否有確實跟上。

  「並沒有,塔梅洛小姐。他們確定聲音是從人類的城市方向傳來的?」

  「家父是這麼說的。搞什麼,龍鳴那晚你也醒著,怎麼會不清楚?」

  「龍鳴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又看不見龍影,我根本無法確定。」

  「少來了。地圖給我。」她輕哼一聲,細小的手朝他伸了過來。

  基米爾將地圖交給她,看著那雙白晢稚嫩的雙手攤開灰黃的皮紙,一股極欲保護梅塔洛的念頭湧了上來──她的身高只有基米爾的一半,烏黑的長髮紮成兩根馬尾垂至肩膀,身上套著一件淺褐色的短披肩,遮住了米色的柔軟衣杉;小巧玲瓏的身材看起來就像是個未成年的孩子,水靈的寶藍色雙眼卻透露著年紀不符的智慧──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梅塔洛的外表柔軟得像個任敵人宰割的幼兔,誰會想得到她已經一百四十歲了?

  「基米爾,你過來看看。」那道聲音再次呼喚,她蹲在地上研究著地圖,基米爾便半跪在她的身邊。「從南風平原往北走,過了白峰森林就能到達嘉圖遺址,然後轉向西方,穿過碎石谷口,再過去就是人類的領域了。到時我們就能向人類打聽龍的消息。」

  「妳記得人類的城市在哪裡嗎?」

  「誰記得了啊。」塔梅洛噗嗤一聲笑開了嘴,她的小手遮起粉唇,彷彿聽見什麼許久沒聽過的老笑話。「連家父都記不得的事情,我怎麼會記得?當然是看著辦了,反正只要人類問起,就說我們是四處流浪的旅行藝人吧。」

  「塔梅洛小姐……」
  「基米爾,你現在是真的在對我敬謂,還是只想挖苦我?」她抬起頭,對上基米爾的琥珀色雙眸。

  「兩者皆是。」基米爾露出溫和的笑容,然後被塔梅洛的小掌用力拍了額頭。扎實的一擊讓他真感到有些頭疼。

  「好歹拿到第一個龍壽後再來對我說教,小夥子。你連南風平原都還沒踏出一步過咧!」塔梅洛躍起身子,雙手用力搓揉基米爾的黑色短髮。然後她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繼續往北方的山坡走去。

  基米爾只能緊緊跟在她身後,識相地決定什麼話都先別說。

  村莊的白色石砌樓城在小山坡頂迎風挺立,溪水經過樓城旁向下淌流,分成三條細枝散佈在平原上。這裡幾乎不會受到季節影響,終年茵綠的草原與溫暖的氣候帶來不少豐沛的資源,除了野生的動物較為兇悍之外,數百年來這片土地不曾改變過,也沒有任何外來敵人的侵擾,對天人僅存的村落而言南風平原猶如世外仙境。

  基米爾不時回頭看,他們已身處在平原邊界的山區外圍,白色的樓城彷彿落在坡頂的一道亮光,無法再看清迎風飄動的小旗幟、曬成一排的布單、在山腳採集果實與草藥的婦女。他們越來越遠,直到再也沒有村人與他們揮手告別。塔梅洛再次催促基米爾別頻頻回頭。

  當天色不再晴朗,陽光準備從另一頭落下時,他們在山林間簡單地升了個火,怕夜晚有野獸被吸引過來,臨睡前他們任由營火熄滅,裹著毯子挨緊著身子一齊靠在樹旁睡去。幸好他們是夏季時出發,就算夜晚的森林也不會寒冷得無法忍受。

  「塔梅洛小姐……」基米爾將臉埋在毯子裡,感受塔梅洛從背後傳來的溫度。

  「看在龍的份上,省省那些無謂的敬稱。」她打了個哈欠,聲音微弱得有如嚶嚀。

  「那麼看在龍的份上,如果妳見到托斯雅卓,妳會怎麼做?」

  「托斯雅卓可不是想見就見的。不過身為天人,見到那條龍的第一個念頭也只有一種吧。」她挪了挪身子,半睡半醒的說著:「唱唱那首托斯雅卓之歌……你就會明白了……」塔梅洛輕輕吐出幾個開頭的音符,聲音逐漸趨弱,等基米爾回過神時,她已經熟睡不醒了。

  遠行過的人都聽過托斯雅卓之歌
  安茹的柔風吹來旋律
  遠行過的人都喜歡托斯雅卓之歌
  雨滴在石板敲出節奏
  
  那是一個約定
  關於古老的戰爭與流血
  我們貪婪地索取功蹟
  結果卻苦了自己

  比起不斷輪迴的痛苦長生
  我更喜歡單純而美好的生命
  比起不斷流離的分崩離析
  我更喜歡家鄉的裊裊炊煙

  那是一個期許
  關於世上一切幸福美好的事
  就連剛剪下的羊毛也是如此柔軟
  啊,托斯雅卓之歌,將奇蹟還給龍吧
  我永遠不會停止吟唱這首誓言之歌!

  基米爾哼唱完後面的旋律。這是數百年前由一名叫做「哀傷理查」的吟遊詩人所寫的托斯雅卓之歌,據說天人與人類還住在一起時,這名人類為天人貴族寫了這首曲子。托斯雅卓之歌還有其他許多不同的版本,不過大抵說的都是同一件事,只是歌中的主角從天人換成了人類。不論理查是出於討好亦或發自真心,塔梅洛直到現今最喜愛的依舊是這名詩人的版本。

  沒多久後他也睡去,做了一個關於龍的夢。夢見托斯雅卓全身的鱗片著火燃燒,大吼著要他快點說出自己的願望。基米爾感覺自己渾身發顫,托斯雅卓越是大吼,他就越懼於說出內心的願望;憤怒的火燄吐息朝空中噴發,染黑了整片天空,大地瘋狂地震動起來,劇烈搖晃著。他動不了身,在巨龍的叫嚷搖晃著--

  「醒醒,基米爾!」塔梅洛搥打著他的頭,甚至不時賞他幾個巴掌,讓基米爾終於從惡夢中清醒過來。

  他渾身冒著冷汗,卻感覺身體灼熱;他定神望著眼前的女孩,一道再清晰不過的龍吼聲彷彿從夢中延續到現實的山林裡,讓他徹底清醒過來。逐漸接近晨曦的迷霧山林微微發亮著,該是各種生物開始吵雜的時刻,卻因龍鳴的聲音異常沉默。塔梅洛跳起身子,低聲催促基米爾跟上她的腳步,便頭也不回地往龍鳴傳來的方向跑去。

  基米爾慌亂地拾起行李緊追在後,他們來到一處視野較清楚的懸崖旁,脈絡清楚的山麓陵線延展至地平線的另一端,森林呈現尚未睡醒般的墨松色。一條銀白色的龍在盡頭處掠過山頭,展開雙翅正飛向遠方的森林盡頭,那方向正好與他們前進的路線一樣。他們震撼地望著在白霧與微薄曙色間閃耀的銀色身影,如果那叫聲不帶著哀傷與憤怒的話,在基米爾眼底看來必定是最美麗的景色。但他一點感動的機會也沒有,塔梅洛要他追上龍的身影,兩人無聲且迅速地在森林中穿梭,那過程幾乎不容許任何對話插入的機會。

  他知道自己遲早會見到龍--好吧,其實連「遲早」都沒有把握--只是沒想到這時機來得如此之快,而基米爾確信自己一點準備都沒有。或許,關於這件事他永遠沒有準備。

《待續》



下一篇預計下星期六貼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