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序

  斯雅卓是世界上最後一隻被人類記住名字的龍,他不是所有龍中最具智慧的、也不是活最久的,與人類接觸的時間也極為短暫;托斯雅卓能成為最後的傳說,只是因為牠正巧見證了龍族的末日。



(繪圖來源:Nark大



  當龍與人類還在頻繁連繫的那段日子,濕地母龍安奈利愛上一名叫作庫盧的青年,並承諾賜予他們村莊長年的壽命,讓他們能長伴安奈利左右。然而這個逾越族規的舉動引起不少龍族的不滿,龍族因此分裂成三大派系,並驅使人類為了牠們的鬥爭而戰,接連引發了無數次的大型戰爭。即使這個村莊在安奈利的保護下逃亡至安全的地方,也無法避免戰火的波及,最後安奈利死於人類的長矛底下,其屍骨則一點不剩地被其他龍族分食,牠保護的村莊也慘遭毀滅,無人生還。

  安奈利死後,戰事仍然沒有平息的跡象,分裂的龍族持續鬥爭;然而人類無法忍受龍族長期指使,終於聯合起來反抗巨龍。由於龍族過度專注於內鬥,忽略了人類逐漸強大的火力與科技,龍族的巢穴被人類攻破,幾乎毫無反抗的餘地。

  當人們遇見最後一隻巨龍托斯雅卓時,人類首領逼牠選擇被人類殺死、或是像安奈利一樣給予人們長遠的生命。托斯雅卓選擇了後者,牠賜給在場的人類長生,並說:「我出生的時間不長,與人類相處的時間更是短暫,瞭解你們的貪婪的程度卻比瞭解我身上的鱗有幾片還清楚。如果你們不想要這份贈禮,就再來找我吧

  語畢,托斯雅卓便遠走高飛留下沾沾自喜的人類回到城裡,那些獲得長生的人類自稱為「天人」,認為自己與普通的人類不同,是受過祝福的高級種族,並以此血脈繼承了領導國家的位置。

  但問題發生了──那些天人會正常地老去,遭受一場大病的折磨後活下來,又會從老者逐漸變回年輕、甚至孩童的模樣,此時又會受到一陣痛苦的過程再變老,如此循環無止盡──縱使天人的平均壽命延長了數倍,許多天人仍會在這些折磨的過程中痛苦地死亡,或是受不了這樣的循環而瘋狂。

  很快地,開始有天人感到後悔,甚至指責托斯雅卓給的並非祝福而是詛咒。他們試圖找到托斯雅卓想收回這份賜禮,卻再也找不到托斯雅卓的蹤跡,就算挖掘了每一吋土地,他們都再也找不著托斯雅卓存在的證明。

  時間飛逝,原本掌握政治主權的天人因為揮霍無度、壓搾百姓,開始遭受人民反抗,被指控為奪走龍族能力並迫害龍族生存的罪人;人們開始緬懷巨龍維持世界平衡的時代,並斥責天人罷佔王位的行為。天人血脈不再受人民喜愛,最後終於崩解四散,流亡至裊無人煙之地。

  在王位不停易位的政亂時期,托斯雅卓之歌因吟遊詩人的緣故盛行於各處,那就像是一種祈禱、一種呼喚,一個和平盛世的代名詞。不論是飽受苦痛的天人,亦或是被動盪時局震撼的平民農人,都在祈求托斯雅卓的出現。但時局並未有任何好轉,零星的戰火在這百年期間從未停止,疾病的肆虐與戰爭的屠殺將人類帶回許久未嘗的血色歷史。人們不再思考也不再擁有智慧,淪為熱愛戰爭與掙扎求存的野獸。


  百年後的今日,終於有人聽聞巨龍的低鳴從某片森林深處傳來,原本消失在人們心中的托斯雅卓之歌,如今又再次響起。兩名天人踏上旅途,追尋托斯雅卓的跡象,試圖將世界帶回具有智慧與美好遠景的那段時光……


《待續》


【後記】

  九月過去了,我的小小修羅場也暫時結束。
  當初因為非常喜歡Nark大的繪作,便私信取得他的同意,讓我使用他的畫作衍生出一連串的奇幻小品。今天終於能夠自由創作了,二話不說馬上下筆,希望能讓Nark大滿意。

  那麼,本篇為預計十二篇的系列小品,以追尋龍之旅為主題,每篇小品皆以Nark大的不同畫作為主題,衍生出一些故事。並以旅行者日記的形式表現。我個人雖然喜歡寫奇幻故事,卻不喜歡寫龍,所以我的作品裡幾乎沒有龍的出現;不過Nark大的繪作中有幾張都有出現龍,所以這次才會以尋龍作為主題,也當作是對我的小挑戰:P

  如果大家喜歡Nark大的作品,也歡迎去他的小屋鼓勵,讓他更有動力畫出漂亮的圖與大家分享。以下是他的小屋連結:

  以上。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