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聊天有感。


  瑪嘉齊維低聲朝莫莫薩恩講了幾句,老婦轉過頭來望向威海爵士,「他們在為瑪嘉齊維送行,瑪嘉齊維希望在這裡為他們祈福,保祐他們回程的路上平安。」
  
  「請隨意。」莫普森點點頭,這個動作倒是不需要翻譯。瑪嘉齊維轉身面向營火的方向,高舉起她的雙手,袖子滑了下來,露出她整條手臂的刺青。
  
  莫普森看著瑪嘉齊維的刺青,複雜的紋樣有如一件衣飾,據傳言,瑪嘉齊維擁有庫耶達部族,甚至是北白境所有部族裡最優秀的巫醫血統,他們巫醫不但可以跟靈魂溝通,還能與神祇對話請求他們的庇護,所以帝都在以往的戰爭中從來無法突破冰雪走廊,或許就是被那股力量給保護著。如今他將親眼見識咒術的力量,那讓莫普森有些緊張,而且還參雜些許敵對的意識。
  
  瑪嘉齊維似乎不怕那寒冷的風,雙手高舉直往天空,然後她清楚且緩慢的發出莫普森完全聽不懂的音節,低沉卻又平靜,像是一道平穩的微風。望著她那有如神臨的姿態,剎那間莫普森很希望見到奇異的光芒、聲響,或是什麼降臨的神靈。
  
  
  但直到瑪嘉齊維誦唸完最後一段祝福,他始終什麼都沒見著。
  
  
  
  
  如果要聊我的作品,不如聊聊《渡鴉之末》,或許,這可以稱的上是一切事情的起點。
  
  《渡鴉》是我的第一個原創奇幻小說,也是我在巴哈打起名號的開始;我一開始就將它設在以投稿為目標,無非就是寫作寫久了,也開始想見見世面。沒想到我發現原來《渡鴉》遠比我以為的硬,就連廣陵散都笑稱《渡鴉》比他寫的小說還硬。
  
  總之,這部作品2010年構思、2012年動筆並打算投稿,卻在2013年決定停筆,也是顧慮到商業考量;雖然事後回頭看看,自己的確也還沒有駕馭這部作品的筆力。
  
  我一直在等待重新將《渡鴉》拿出來的時機,不管是自己的成熟也好、筆法的熟練也好,或許,這部作品就這麼與世界潮流錯身而過,也是不意外的。今後的《渡鴉》若再次重生,也不會是為了誰,而是自己將筆鋒推至自身極限的挑戰,為了見證自己究竟能走到何處的紀錄。到時若是還有人賞識,我想應該就不只是幸運而已了。
  
  最後能做的,還是只有繼續加油。上個月前,有人很開心地告訴我,《尋龍手誌》很好看,如果寫在十年前,這本絕對會大賣。
  
  
  還記得聽見這句話後,我大笑了很久。
  
  
#時不我予是中二還是浪漫
#每年都嘛是最壞也最好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