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3日 星期一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十(下)






  凱斯沉默下來,牠冷冷打量著跪在眼前的男子,發出一聲輕哼。「吾受夠汝的多番侮辱了,蟲子!首先得死的便是汝!」牠鬆開爪子,轉而朝向基米爾吐出轟烈火光。

  「等等!」一道尖細的古龍語混雜人類的腔調,從谷口傳來的呼喊讓亞凱斯停下動作。「尊貴的亞凱斯,請住手,他跟我是一樣的!」塔梅洛的聲音在風中迅速接近--她雙手緊勒著里瑞安的脖子,兩人在馬上奔馳而來,里瑞安則掛著滿臉淚水,驚恐地搖著頭。

  「不、不不不不--讓我下去--!諸神啊,救命!我不想死!」里瑞安瘋狂大叫,直到頭被塔梅洛狠狠拍了幾下才停下聲音。她用力一勒里瑞安的脖子,就像里瑞安拉住韁繩讓馬兒停下一樣。當他害怕地身子癱軟,摔到馬下,塔梅洛也跳下來擋在基米爾身前,目光堅定地看著龍。

  「吾只答應汝,受身咒的少女。」亞凱斯不悅地說著。

  「他也是受了身咒的人,尊貴的亞凱斯,我立刻帶走他,請您看在托斯雅卓的份上饒恕他的無禮!」塔梅洛喘著氣說著,見亞凱斯沉默不語,便轉頭拉起基米爾的手。「龍啊,感謝您的寬宏大量--基米爾,快走,離開這裡!」她無視其他人投來憤恨的目光,用力拉扯他的衣袖。


  基米爾沒看向她,而是憤怒地望著雪上的血跡咬牙,他揚起頭瞪向亞凱斯,怒火在眼中燃燒著。這就是亞凱斯的真實面貌--狂傲自大、恣意玩弄生物的性命的惡劣傢伙?「如果你能放走我們,為什麼就不肯饒過這些人的性命!」基米爾朝銀龍大吼,甩開了塔梅洛的手,讓她往後踉蹌退了幾步。「你以為這些人類被利益蒙蔽雙眼,但你也好不到哪裡去!你違背了龍的本質,為了屠殺不惜破壞自然的平衡,這樣的行為和我們相差無幾!」

  「住口!基米爾!」塔梅洛不敢置信地高叫著,「你這個傻子在說什麼,別再惹火龍了,你想死嗎!」

  「我不會離開這裡──下來,亞凱斯,讓我們決鬥,看看你是否真的有資格管理這片土地。」基米爾舉起連枷直指亞凱斯,目光銳利地瞪著他。

  銀龍的巨大雙眼彷彿因遭到挑釁而燃燒著怒意,但牠斷斷續續地發出笑聲,並振翅在空中繞了一圈,然後才尖笑著說道:「蜉蝣的記性僅止於晝夜;但在吾等看來,人類的記性也不過如此。汝要如何保證能替吾接下看管自然之責任?」

  「這種問題輪不到你煩惱。只要你一死,責任自然會落在人類身上,我們都別無選擇。」基米爾冷冷回應著。


  「哈哈哈哈哈!真是多事的蟲子!」亞凱斯嘶聲力竭地大笑著,牠鼻息伴隨數道赤燄噴出,烈火像是要將牠的笑聲燒盡,環繞在牠的頭部,並消失於風雪之中。「若是吾解除了汝的身咒,汝可會離開?」

  「我不在乎龍壽,只要你放過這些人。亞凱斯,你下不下來?」

  「不,不要……」塔梅洛扯著基米爾的袖口,指尖顫抖地貼住他的衣料。「快走吧,基米爾,已經夠了,不要……」

  她不安地說著,才驚覺基米爾連一眼都沒看過她。


  「汝想救人類?那就這樣罷。」亞凱斯的聲音逐漸轉弱,然後朝塔梅洛說:「讓受身咒的少女和汝打一場,若少女贏了,吾便答應解除其族的身咒;若是汝贏了,吾便放過這些可憐蟲子的性命──吾願意在此立誓,真龍血脈絕不食言!」


  他們兩人同時驚訝地望向亞凱斯,顫抖的聲音交疊在一起。「什麼?」


  「惡劣至極!這是人類的命運,不該由兩個天人決定!」卡烈加終於忍不住插話。

  「汝等在吾眼中同樣流著腐敗的血統,縱然使受了身咒也無法改變事實。」亞凱斯以鼻孔噴著氣,「由這兩人來決鬥再公平不過。一個是孤立無援的復仇者,一個是遍體鱗傷的理想者──吾倒想看看在世間洪流之下,到底哪一方才能存活下來?」

  牠發出惡意的宣示,卻讓所有人倒抽了一口氣,基米爾臉色蒼白,仍僵直在原地不動,顫抖地說道:「這太過份了。」

  「你終於明白了,牠只是想看我們廝殺,不管誰贏了人類都會死!放棄吧,基米爾,如果現在就離開的話,我們可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塔梅洛拼命搖著頭,甚至沒意識到自己正朝他露出苦苦哀求的表情。「求求你,我們還有好多地方可以去,不管到哪裡都好,但你不在的話這一切就沒有意義了。」

  「我……只想做自己覺得對的事。」他垂下頭不去看她。

  「傻小子,所以你到底是為了遠大的理想、還是只是想站在人類這邊?」她跪了下來抓住他的褲角,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你口中認為對的事,就不包括我的答案了嗎?就算我一直喜歡著你、排除萬難也要保護你的性命安危?」





  他稍稍將手放下,終於低頭看向塔梅洛。每次基米爾和她告白、或是在身後偷偷凝視著她時,情緒總會透過琥珀色的雙眼滿溢出來,像是壓抑許久的言語化為一股純粹的渴望--有多少次,他期待那份情感終究能傳進塔梅洛的心中,可是她總是在閃躲,好像寧可耗盡他的所有熱情,也不願給他任何回應。

  如今她深遂莫測的碧眼閃爍著他猜不透的光芒,一份強烈到近乎瘋狂的意志從那對雙眼中隱隱透露,不管那是什麼,基米爾都很肯定她不是在看著自己。他忽然胸口一痛,眼底閃著光芒,像是初降的雪花落進那對通紅的雙眼。

  親愛的塔梅洛,別這樣,太自私了。妳看的根本不是我。他壓抑心底浮現的一絲憤恨,咬牙說道:「我……很高興。塔梅洛,我真的很高興。」基米爾聲音哽咽地說著,像似下定了決心:「可是如果要犧牲這麼多人類的性命,才能換到這句答案的話……對我來說太沉重了。」


  她鬆開手,不敢置信地張著嘴。看到她的模樣,基米爾竟覺得自己沒有半點愧疚。


  「什麼?」塔梅洛扶著額頭,思緒混亂到無法思考下一步的動作。「不對、不對。不該是這樣。」她一直以為眼前的男孩眼中只有她,總是單純地渴求她的回應;但眼前的人忽然不是基米爾了,而是更……更陌生的人。他的眼神、語氣和卡烈加簡直一模一樣。「別這樣!什麼時候?基米爾,你從什麼時候決定讓自己流著人類的血?」她啞著嗓子說道。


  當我發現永遠無法從妳身上得到回應的時候。他想著,說出來的卻是另一個理由。「不知道。從我忘記托斯雅卓之歌該怎麼吟唱的時候吧。」基米爾別過頭,不讓她看見自己的淚水。「對不起,我沒辦法和妳戰鬥,但我不能任由亞凱斯就這樣糟蹋人類的性命。」


  「你不能這樣!」她的聲音混雜著憤怒、害怕與顫抖。「你--你不能就這樣丟下我!求求你!基米爾!」塔梅洛嘶聲尖叫著,眼看他往龍走去,她連忙撲向基米爾抱住他的右腳,縱使所有人的目光正集中在他們身上,她也再顧不得形象。「大傻瓜!如果你死了的話我該怎麼辦、為了你所做的那些事又該怎麼辦啊!你要我一輩子痛苦地活下去嗎?大傻瓜--!」

  她泣不成聲地嘶吼著,整片冰谷迴盪著塔梅洛的哀號,士兵們錯愕地望著那個不曾對他們露出任何表情,甚至總帶著冷漠眼神的塔梅洛,此刻竟然狼狽地跪在雪地上像個孩子般嚎啕。亞凱斯靜靜看著,眼底盡是嘲弄的笑意。


  「夠了……放手吧。」基米爾疲憊說著,搖頭甩去臉上的淚水。

  「不!看著我,拜託!」塔梅洛的聲音幾乎歇斯底里,雙手顫抖地緊抱著他。「我明明都這樣求你了啊,基米爾,拜託你……拜託你啊!」


  他假裝聽不見塔梅洛的啜泣,悄悄掏出藏在懷中,老工匠掌心大小的燃燒彈。他只要他有機會夠接近亞凱斯,或許能用燃燒彈癱瘓龍的視線好一陣子。那或許會讓龍有機會咬下他的頭,但無所謂,卡烈加會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基米爾向卡烈加交換了眼神,「她就拜託你了--亞凱斯,結束這場可笑的折磨遊戲吧。」

  「汝簡直愚蠢至極,可憐的小蟲。」亞凱斯喉間發出如石頭磨擦的滾動聲響,一股熱氣從牠的嘴中吐出。
  
  「笨小子!停下!」塔梅洛起身想撲上基米爾的腰側,卻被卡烈加從身後一把抱住,「啊!你這該死的--放開、別碰我!啊啊啊--!」她在卡烈加的懷中掙扎,卻完全無法掙脫他的嵌制,雙手搥打著卡烈加的手臂,但對方仍然不為所動。她喘著氣瞪向基米爾的背影,從腰際摸索出一把匕首,在扭打中刺進卡烈加的左手背,男人嗚咽一聲,仍雙手顫抖地緊扣著她不放。

  「--士兵,跟緊基米爾,準備戰鬥!」卡烈加沙啞的大吼震撼了整片深谷,原本遲疑的士兵們被那聲大喊喚回了精神,他們掙扎站起身子,從雪堆中拿起武器。吶喊起來追上基米爾的腳步。

  「傻小子,你不能背叛我!」塔梅洛的眼神瘋狂如一頭充滿恨意的野獸,欲裂的痛楚在她的前額迸裂開來,奪走她最後的理智。

  她的眼前彷彿陷入黑夜,回到第一次領取龍壽的那晚;父親握著她的手,要她大喊出托斯雅卓的名字,牢牢記下這份痛楚的根源、記下被驅逐的屈辱、以及一切讓天人陷入苦難的事物。

  她意識一恍,右手揮了出去,沾了卡烈加血跡的匕首也跟著用力拋出。

  那道寒光在人類的吼叫聲下筆直飛出,埋進基米爾的後背。卡烈加在她的耳旁崩潰吼叫,但塔梅洛只是專注地看著那道光在基米爾身後閃爍著最後一刻的耀眼、然後那個背離她而去的男人身子一晃,手中的燃燒彈滾落在地,在離亞凱斯咫尺的距離跪下。

  她趁卡烈加僵住身子的瞬間掙脫開來,大步衝向基米爾身後,淚水在空中灑落,將他撲倒在地上;她的雙眼卻不再顯得哀傷,而是兇狠無情地望著被壓在自己身下的男人。那道眼神基米爾之前也看過,當他們逃離托爾芬的馬車時,塔梅洛也露出那樣的表情,彷彿除了恨意之外容不下任何情緒。基米爾竟覺得鬆了口氣,這樣也好。他摟住塔梅洛的柔軟身體,隨著她埋入胸口龍傷的匕首,在嘴邊吐出的話語也消散在空中--


  「妳是『憎恨』,塔梅洛。」


  她軟下身子,驚駭地張大嘴,就連額間的痛楚也不再磨人。父親的聲音彷彿縈迴在耳畔,取代了基米爾最後的聲音。

  士兵們奔跑到一半停了下來,驚駭的目光在基米爾與塔梅洛之間來回。「該死!妳做了什麼!」卡烈加衝上來朝塔梅洛的臉上拍了一掌,讓她跌在雪堆裡。卡烈加跪在倒地的基米爾身旁,顫抖地將他身子扶起,指尖探上逐漸消失的鼻息。他深深吸著氣,朝塔梅洛憤怒咆哮:「妳這個瘋子!如今我總算知道了,比起基米爾,妳才是最愚蠢的人!」

  塔梅洛恍惚地搖著頭,想否認卡烈加刺耳的聲音。


  「看來結局已定。少女,吾將承諾解除汝等族人之身咒。」亞凱斯不帶感情地宣示,翅膀猛力甩動衝向天際,發出驚人的長嘯在空中迴響,像是雷與暴風互相交錯的聲響。塔梅洛任由甩來的風雪打在身上,卡烈加則伸手遮住臉龐,仰頭望向那道幾乎看不見身形的龍影,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當那道絕望的長嘯結束之後,牠迅速飛回原處,挺立地站在雪地上,若不是那對佈滿血絲的鮮紅雙眼,牠此刻的姿態幾乎稱得上高雅、莊嚴。塔梅洛看著銀龍,絲毫感覺不到身上產生任何變化,相反地,她的頭再次發燙刺痛,前額隱隱緊縮起來,那陣龍壽的預告並沒有結束。

  她連忙摸向額頭,結晶還在。

  「吾已將海水引向汝族村落,從現在起,汝等族人的肉身將永遠埋葬深海之中,再也毋需煩惱龍壽一事了。」亞凱斯說完,幾乎是無法抑制地狂笑出聲,震動著每個人的身軀。


  塔梅洛高聲大叫著:「不可能!」晶瑩的淚珠自她臉上無意識地滑下,像是成串的珍珠斷落在地。「以托斯雅卓之名,您不可能--」


  「殺死汝之族人,就等同解除身咒了罷?」牠在狂傲的笑聲中回應,雙眼鮮紅地咧嘴而笑。「放聲吼叫吧,少女啊,汝將體會到與吾同等的痛楚!哪怕世界就此失去秩序,也要將汝等拖進黑暗深淵之中!」

  她癱坐在基米爾的屍首旁,半晌說不出話來。


  「亞凱斯--!」卡烈加憤怒地大吼,從地上拾起基米爾的燃燒彈與連枷,彎身衝向亞凱斯,趁牠還沒展翅前躍起身環住亞凱斯的脖頸,他們同時發出吼叫,亞凱斯劇烈晃起身子想甩開他,卡烈加立刻感覺皮膚被龍鱗割破,每個與龍接觸的部位都傳來刺痛,只是憤怒的情緒淹沒了內心的恐懼,他環住亞凱斯的下顎,舉起連枷,柄棍狠狠戳進亞凱斯的右眼。

  亞凱斯痛苦地嘶叫起來,牠高高昂起脖頸,士兵們立刻衝上前去以長矛戳刺牠的腹部,牠右眼不時濺噴出血花,痛楚迫使牠發出震耳的怒吼,在士兵的攻擊下歪斜地倒在雪地掙扎,但長矛仍沒辦法刺穿牠堅硬的鱗片。「蟲子、蟲子!啊--!」連枷的柄被龍如石般堅硬的眼皮夾住,牠瘋狂扭動脖子,吐出火燄襲向卡烈加的左側,他彎身想閃躲,高舉在空中的左手仍被火燄吞噬,手中的燃燒彈也隨之炸裂,發出閃耀的白光。

  銀龍被那道白光閃爍而瞇起眼,眼前頓時一黑。牠再次發出長嚎,只是音調中帶著恐懼與憤怒。「快趁現在!」摩林顧不得倒在地上的卡烈加,手中的長矛更加使力戳刺,亞凱斯翅膀用力張開,展翅飛向空中。牠的右眼卡著一把連枷,腹部也埋入數根長矛,即使如此飛在空中的牠看起來仍氣勢逼人,亞凱斯尖叫著甩開身上的矛,血珠也如雪花般點點飄落。

  牠沙啞著哭喊:「好痛、母親!啊啊啊--!」沒過多久,牠的哭吼轉為疲累的喘息,甚至連出聲挑釁士兵都作不到,只能飛離他們停在遠處的雪原,腳步踉蹌地消失在他們的視線。沒有人有心思追上去,確認牠是否會倒在哪片雪地裡,或是回到哪個洞穴裡休息養傷。他們沒發出一絲慶賀的歡呼,恐懼與無助迫使士兵無聲地交換著眼神--就算他們犧牲了這麼多,也只能讓龍受到這點傷--他們的眼神彷彿這麼說著。


  「領、領主大人還活著。」里瑞安跪在卡烈加身旁,看著他因昏迷而虛弱起伏的胸口,以及被嚴重燒毀的左手臂。

  「快帶大人回營地,或許還有完好的藥草與繃帶可以用。」摩林低聲說著,忽然聽見馬蹄聲從營地的方向傳來,是卡洛琳公主,她騎著馬朝這裡奔馳而來,身後還跟著數名奴僕拉著馬車,「感謝諸神啊……」摩林驚訝地喃喃說道。


  艾賓看著卡洛琳的金髮在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就算髮色不同,那對漂亮堅毅的眼神仍像是同的家族的人。他幾乎想向眼前的公主下跪,此時痛苦的龍鳴自遠方悠悠響起,奪去了艾賓的注意力,他與其他人一樣回過頭,在望不見盡頭的雪地裡,微弱的鳴叫聲與風結合成一道哀傷的旋律。


  聲音斷斷續續,猶如垂危的掙扎,又像是對母親托斯雅卓的思念呼喚。

  艾賓抬頭看著空中的雪花,又看向跪在基米爾旁,默不作聲的塔梅洛。



  一陣怒火讓艾賓握緊手中的武器,朝塔梅洛的背影走去……




《待續》


【後記】

  星期三將會貼出最終章。謝謝各位三個月來的回應與GP。
  最終章都貼出來之後,如果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可以順便丟出來,事後我預計會再寫一篇後記聊聊這部作品。不管有沒有人要看我都絕對會寫XDDD

  另外,這次的作品縮圖是快畫完(?)的封面截圖。感謝指針寶貝辛苦地替我趕工QQ
  插圖則是我自己畫的,害羞>//////<~~~


  實體本目前的附錄稿也在努力製作當中,下面是四格漫畫的部份內容XD


  整部作品快到尾聲了,其實真的滿緊張的。
  關於結局的部份我自己是挺滿意,至少想說的我都寫出來了;閃光看了之後也給我肯定的評價,老實說,光是能聽到他的肯定我就死而無憾了(升天)。
  
  總之希望不會讓大家失望:)
  Thx ever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