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1日 星期六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十(上)





(圖片來源:Nark大

  先迫使艾賓有所動作的並不是龍的咆嘯,而是牠從空中噴來的猛烈火燄。

  騎兵隊出發沒多久,他才剛換上鎖甲連鎚子都還沒去拿,只想在出發前再看一眼卡洛琳公主,將她如花朵初綻放般的優雅姿態深記在腦海裡,幸運的話,或許還能從她那兒得到幾句祝福--沒想到艾賓才剛從武器庫裡離開,就看見亞凱斯出現在營地上空,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嘯--亞凱斯以龍的年紀來說算是非常年輕,和當年的托斯雅卓比起來已經是很小隻的龍。但牠的存在仍帶來強烈的壓迫感,身上的鱗片隨著身子擺動咯咯作響、咧開的嘴露出一排利齒與火紅的舌,每當牠吐息時灼熱的火星便從鼻孔噴出。

  由於亞凱斯的出現過於突然,砲彈兵還來不及調校方位,警鐘也慢了一步才敲響,營地內的所有人都錯愕地看著那條銀龍在雪的反光下耀眼挺立。

  「散開!別聚集在一起,離開營地!」卡烈加領主衝出帳篷,大聲向其他人么喝著防守的指令,「龍不該這麼快──」卡烈加身邊的小兵講到一半,巨龍的爪子已撲向他的上方,用力一縮前爪便將士兵身體輕鬆拋入空中,頭顱與身體分別落在營地兩處。然後牠高聲咆嘯,從嘴中朝營地入口吐出一片烈火。

  「把騎士叫回來!快將龍逼退到谷口!」卡烈加跑離開主營帳,大吼聲讓所有人立刻動員起來。那道火燄灼目的就像是落到地上的第二顆太陽,伴隨著空氣燃燒劃破的聲音,準確無誤地擊中卡烈加的主營帳。

  艾賓站在離營帳咫尺之差的雪地上,看著畫上家徽的布料與破碎的木頭支架隨著火花爆裂開來,他抱著頭,為了擋住飛過來的木片叫出聲來。我要死了,我果然不該來的!艾賓絕望的迎接死亡,卻被身後的大手用力推開。

  「白癡!你沒帶武器怎麼作戰!」老布萊拖著一把長矛塞進他懷中,另一手則和其他士兵推著弩車,將方向調校對準至亞凱斯的方位。「別拿該死的鎚子了,用這個!」

  艾賓定神望向他,激動的抱緊懷中的長矛。「我活著──諸神保佑,我還活著!」他往後跌了幾步,讓人看不出他到底是想逃跑,還是單純站不穩身子。

  「別高興太早,步兵。送死是你的責任。」老布萊冷冷回應,抓住他的手臂將他推向前方。「快去吸引牠注意,好讓我把弩炮射進牠的屁股裡!」他粗魯地吼著,將艾賓推往亞凱斯的方向。


  「不不不不啊啊啊啊──!」


  艾賓腦袋混亂地衝了出去,幸好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持長矛鎚與亞凱斯纏鬥的人,銀龍的腳下還有五、六名步兵,原本他們應該拿著巨鎚或連枷等騎兵將龍引進谷口、趁砲兵擊墜亞凱斯時再出動追擊,但龍突然的出現讓計劃徹底大亂,他們只能毫無組織地朝亞凱斯猛攻。

  艾賓趁亞凱斯落在地上,咬住一個步兵身體時來到牠的身側,瞄準腹側與翅膀連接的部位用力戳刺起來,堅硬的龍鱗在艾賓攻擊下完好如初,他的手臂忍住發麻的感覺往後退了幾步,卻一腳踩滑往後跌向地上,亞凱斯一個旋身,尾巴的尖刺揮過艾賓上方,將旁邊的士兵甩飛出去,將那名士兵摔進營地的火堆中。艾賓張嘴看著那畫面,開什麼玩笑!這才不是人類要應付的怪物!他在雪堆中掙扎著想起身逃跑,卻聽見周圍傳來烈火焚燒的聲音,以及老布萊最後一聲短促的呼叫。

  巨型弩箭射中了亞凱斯的背脊,但箭頭卻沒能深入肉裡,亞凱斯翻了個身便將弩箭甩下,並噴出一道火燄落在弩炮車上,炙熱的烈火在弩炮車上炸裂開來,連周圍的砲兵也被火舌吞噬,屍體與木屑在煙灰中飛散。艾賓看著被亞凱斯輕鬆毀去大半的營地,雙手止不住地顫抖起來。

  其他步兵下場並沒有比較好,亞凱斯右爪踩上一名士兵的胸膛,將他用力壓在地上磨擦直到士兵再也吐不出血來;另一個則被他的尾巴直擊腹部,尖刺穿破他的身體,屍體就這樣卡在尾巴上無力甩動著手腳。亞凱斯眼看周圍再也沒有煩人的士兵糾纏,便朝營地的深處走去,卡洛琳與其他女僕的綠色帳篷在一片灰燼中格外顯眼。

  「來啊,亞凱斯,看是誰先打爛誰的頭!」被亞凱斯不斷逼退的卡烈加站在綠色帳篷外,怒視著那頭銀龍。頭盔底下的他怒氣正盛,艾賓發現領主大人竟然沒騎上戰駒,而是手上持著雙頭連枷,另一手持著抵擋不了火燄的長盾。只要龍一開口,卡烈加就能瞬間化為焦灰。

  去你媽的龍!這不是戰爭,是屠殺!艾賓咬牙握住長矛,別站起來,艾賓,就這樣裝死躲進雪堆裡!他緩緩從地上爬起,瞪著亞凱斯的背影衝了上去。眼淚在風中凍結,他專注地奔向那道白色身影,腦裡只剩下基米爾昨晚說過的那句話──人並不是為了某些理由而死,而像是想找個理由死得好看一點。

  「托斯雅卓會以你為恥的,發爛的臭蜥蝪──!」艾賓沙啞著嗓子大吼,那個名字吸引了亞凱斯的注意;巨龍縮著短胖的脖子回過頭,表情像是帶著輕蔑的嘲弄。艾賓奮力將手中的長矛拋了出去,擦過亞凱斯的臉頰。銀龍痛苦地甩甩頭,憤怒地朝他吼出火星,張口想咬碎艾賓的身子。

  他跌坐在地上,喘息著任淚水滑過臉龐,該死的老布萊,你最好在地下等著請我喝一杯!他閉眼等待龍一口咬爛自己的胸膛,卻聽見清晰的馬蹄聲朝這裡傳來,十名騎兵隊衝向這裡,持著梭標射中了亞凱斯的頭與背脊。「保護大人!別讓那臭龍靠近營地!」副官有力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剩下的砲兵準備好,距離到了就開火!」

  是騎兵隊!艾賓驚喜地爬起身子,看著梭標在他頭上掠過,刺入銀龍的背脊與脖頸,亞凱斯哀號起來。亞凱斯躲開擲來的梭標,朝騎兵憤怒嘶啞吐信。

  「大人,您的馬──」艾賓緊張地看著卡烈加。
  「給卡洛琳了,我叫她帶著倖存者離開。」他的語氣冷靜,彷彿這件事與自己無關。

  艾賓愣愣地望著他,才像是想到什麼。「對了,基米爾大人……」
  「不知道,大概是逃走了。」卡烈加看了艾賓一眼。「你還走得動嗎?艾賓?」

  「可以。」他暗自吃了一驚,基米爾大人逃走了?不可能。這不對勁。

  「現在我們剩下二十名士兵不到,你覺得勝算如何?」他輕笑一聲,明瞭地看著艾賓絕望的臉孔。「你走吧。後頭還有一匹馬,騎上去,然後下山與卡洛琳會合。作戰失敗了,我不能離開這裡……但你可以替我照顧她。」卡烈加的聲音聽起來猶如被銀龍燒盡的絕望灰燼。

  他知道我喜歡卡洛琳公主?艾賓倍感艱難地吞下唾液,不,絕對是巧合,卡洛琳是所有士兵的美好夢想,不是只有他那樣想。「大人,我可以作戰。」他別開眼神,顫抖地搖搖頭。

  「我沒有問你意見,士兵。快去!」卡烈加冷冷瞪了他一眼,雜亂的髮絲底下的雙眼散發狂亂的神情。他不待艾賓反應過來,便舉起盾牌衝向與騎兵纏鬥的亞凱斯。


  艾賓連忙跑向帳篷後頭,果然還有一匹備用的戰馬,如果就這樣逃走他確實可以免於一死,但那反而使艾賓背脊一寒--卡烈加竟然就這樣放棄了。他放棄逃跑的機會,也不想騎馬與龍作最後搏命,而是打算拖延時間活生生死在龍火底下--卡烈加一開始就不對戰爭抱持希望,還是他真的被龍的突襲打擊了信心?艾賓抓緊韁繩低聲咒罵幾句,連忙騎上馬匹,卻不是往山下奔去,而是抓起武器架上的梭標朝亞凱斯的方向揮動韁繩。

  副官摩林維持住騎兵隊的陣型,分成兩邊圍在亞凱斯的身側,將長矛射出去後他們改持掛在腰際的單手鎚,瞄準龍翅與腹部攻擊,試圖破壞牠的飛行能力;亞凱斯被馬匹圍在中間挨了十幾下後,便憤怒地飛高起身遠離地面,打算吐出火球一把燒盡這些騎兵。

  「射擊!」摩林與卡烈加幾乎同時大喊著,僅存的兩門大砲應聲發射,其中幾發打中亞凱斯的左側翅膀,雖然那讓銀龍在空中稍微失衡,但牠很快地穩住身子,翅膀上的鱗片破損不少,卻還是足夠讓牠飛行好一陣子。

  「該死!我慢了一步!」艾賓趕到騎兵隊身後,手中原本要拋出去的長矛停下動作,卡烈加驚訝地朝他大吼:「我不是要你離開這裡嗎,艾賓!」

  艾賓眨了眨眼,跳下馬匹扣住卡烈加持盾的手。「公主就請您自己照顧吧,大人,現在還不是等死的最佳時機。連基米爾大人都不曾放棄戰鬥,我們也應該……」

  「願諸神看顧,別和我提到那傢伙,他只不過是個逃跑的--」卡烈加毫不隱藏他眼中的厭惡與憤怒,不過當他抬頭的瞬間,那句未說完的話也消失在風中。艾賓順著卡烈加的視線往上瞧,激動的情緒立刻盈滿他的胸口。「去你媽的諸神。」艾賓聽見自己這樣低喃著。卡烈加張大雙眼,完全沒心情反駁。


  基米爾的黑色身影從空中落下,落在亞凱斯的背上。

  他緊緊抱住亞凱斯的脖頸,以黑色斗篷遮住了巨龍的雙眼,亞凱斯嘶聲尖叫起來,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試圖甩開背上的男人。所有人都震撼地看著這一幕,忽然艾賓感覺卡烈加的手以激勵人心的力道搭上自己肩膀。

  「艾賓,長矛給我。」卡烈加迅速接過韁繩,俐落地躍上馬匹。「大砲繼續準備!時機一到就開火!摩林!」他在龍的哀叫聲中吼著,砲兵連忙重新調整位置。卡烈加握緊長矛,駕馬來到副官身旁。

  基米爾的斗蓬被亞凱斯甩了開來,他貼在龍背上一手環住亞凱斯的脖頸,一邊試圖以獵刀砍進牠的背。但龍鱗比他想得更加堅硬,基米爾的身上滿是刮傷的血痕,獵刀也在砍了幾下後應聲斷裂。「蟲子!下來!」亞凱斯憤怒在空中亂吐出火燄,騎士們紛紛往後閃避燄花,基米爾只能緊勒住牠的脖頸大吼:「不,要下來的是你!亞凱斯!」

  亞凱斯瘋狂咆嘯起來,甚至用背撞上山壁想將背上的人甩下來,卻只把右側山岩上的砲兵撞飛出去,失控的力道讓亞凱斯與木製砲架一起摔進雪堆中,基米爾也摔了出去,渾身是血地倒在地上。

  「龍倒下了,瞄準頭部!」卡烈加喊著,其他騎兵立刻衝上掙扎起身的亞凱斯,牠的頭正好倒向士兵的方向,他們迅速圍住亞凱斯,數把尖利的刺矛朝牠的眼喉戳去,沒有長矛的便以巨鎚重揮;倒在地上的銀龍用力扭頭躲開攻擊,張嘴又吐出一片烈燄,兩名騎士就這樣連人帶馬捲進火中,連吶喊都還未停止,龍已經重新站了起來,疲累地振翅將四周揚起風雪。


  基米爾被艾賓扶了起來,他站穩身子,除了龍傷之外其他刮傷並不嚴重,卡烈加駕著馬朝他靠近,聲音恢復往常的威嚴。「我還以為你和塔梅洛逃走了。」

  他仰頭望著卡烈加微笑,擦去嘴角的血痕。「還有武器嗎?我的獵刀壞了。」

  「拿去。」卡烈加解下連枷。「希望這會讓你死得慢一點。」

  「或是你讓那條龍死得快一點。」他緊緊握牢。


  「兄弟啊,你的幽默感幾乎跟我一樣差了。」卡烈加的聲音聽起來彷彿十分振奮。「--別讓亞凱斯飛起來!進攻!」他用力扯動韁繩,八名騎士應聲分成兩列散開,從龍的兩側夾擊。


  「愚蠢的人類,要殺死汝等簡直輕而易舉!」亞凱斯側身甩起尾巴,動作忽然變得迅捷且難以捉摸,又將三名騎士從馬上掃了下來,火燄在牠的操控下猶如一陣旋風自身上擴散,碎石與灼熱的燄花夾在風中四散開來,讓騎士們無法靠進,馬匹也因被火燒灼而嘶鳴起來,高抬起前腳將騎士甩下了馬。

  卡烈加索性擲出長矛,卻只劃破亞凱斯的嘴角,牠揚起一陣扭曲的面容,身子猛然下墜撲倒了剩下的騎兵,利爪一收便輕鬆扯爛環甲、將士兵的身體撕裂,卡烈加正好被前面的士兵擋下致命攻擊,但他也被擊落到馬下,腰上也多了一道龍傷。原本十人的騎兵團立刻剩下一半,而且馬匹也都受傷,叫牠們再起來作戰幾乎不可能了。

  負傷的士兵們倒在雪地上,眼睜睜看著亞凱斯靠近,卻連掙扎起身的意志都沒有。「這一刻終於來臨了,吾有漫長的時間可以折磨汝等。在滿意之前,吾要讓汝等品嘗無盡的痛苦……」亞凱斯吐著火舌,腳爪的血跡抹在銀色雪地上。牠走向坐在地上摀住傷口的卡烈加,巨大的陰影籠罩住他,利爪也扣住胸口將卡烈加壓倒在地上,欣然享受著男人痛苦的吶喊。


  「住手!人類已經受到夠多折磨了!亞凱斯,如果您還保有理智的話,就請回想起您身為龍族的責任!」基米爾站到亞凱斯身前,傷口抽痛著,像是裡頭有什麼物體想刺穿痂疤而出。他頓時嗚咽一聲,跪在地上冷汗直流。

  亞凱斯沉默下來,牠冷冷打量著跪在眼前的男子,發出一聲輕哼。「吾受夠汝的多番侮辱了,蟲子!首先得死的便是汝!」牠鬆開爪子,轉而朝向基米爾吐出轟烈火光。


  「等等!」一道尖細的古龍語混雜人類的腔調,從谷口傳來的呼喊讓亞凱斯停下動作。「尊貴的亞凱斯,請住手,他跟我是一樣的!」塔梅洛的聲音在風中迅速接近--她雙手緊勒著里瑞安的脖子,兩人在馬上奔馳而來,里瑞安則掛著滿臉淚水,驚恐地搖著頭。


  「不、不不不不--讓我下去--!諸神啊,救命!我不想死!」里瑞安瘋狂大叫,直到頭被塔梅洛狠狠拍了幾下才停下聲音。她用力一勒里瑞安的脖子,就像里瑞安拉住韁繩讓馬兒停下一樣。當他害怕地身子癱軟,摔到馬下,塔梅洛也跳下來擋在基米爾身前,目光堅定地看著龍……



《待續》



第十章插曲。

【後記】

  最終章進入潤稿階段,從明天開始每隔三天貼完十章下半與最終章。
  我才說完第九章根本爆字數,寫了八千字,第十章變本加厲寫了一萬字,最終章想寫少一點結果也寫了八千字,後面字數根本暴增嘛XDDD

  實體本也進入製作階段,但沒想到我趕工到現在才完成,故實體本應該暫時不會有增修的內容(但附錄不會少)。雖說現在光小說本體就佔了160頁......(倒地)

  咳嗯,總之感謝克叔幫我先看過一次確定沒啥大問題,寫這種激戰場面真的頗心驚的。

  最後,十分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我會繼續加油的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