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 星期二

【小說】基米爾的旅行手誌,九(下)






  「你會騎馬?」卡烈加訝異地挑眉。
  「不會,大人。」他一愣,才發現自己提了個蠢要求。「但我猜塔梅洛擅自離開營地了,我得去把她找回來。或許這會讓您困擾,可是我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追上她。」

  「她或許還在營地裡,只是你沒低頭看。」卡烈加皺起眉頭,聲音帶著不以為然。「何況你和她睡在一起,怎麼會沒察覺她離開?」

  他尷尬地漲紅了臉,卡烈加或許誤以為他們是更親密的關係。「是我的錯,大人。在事情沒變得更糟之前,請讓我把她找回來。」

  卡烈加盯著眼前的人,像是在猜測他此刻表情底下的真正想法。「不行,現在是備戰時刻,任何人不能擅自離開。我也很希望幫你,但現在並不是時候--摩林。」他喊著副官的名字:「去叫老賈過來,騎士隊要準備好了。你還有其他問題嗎?除了早餐與馬之外?」他又回頭看著基米爾。

  「沒有了,大人。對不起。」基米爾摸摸鼻子走出營帳,環顧四周忙錄的景象。塔梅洛不可能留在營地裡,她可是連行李都帶走了。他著急的想著,看見一名矮瘦的男子牽著駿馬走來。

  「日、日安,大人。」一名穿著鎖甲的士兵禮貌地朝基米爾點頭,匆忙想從旁邊經過。
  「我記得你,你叫里瑞安。」基米爾打量著他。
  「是、是是是的。」他顫抖地點頭。

  「聽說你馬騎得不錯。」
  「是、是的?」
  基米爾一手撐著下顎盯著他。「我需要你載我一程。」
  里瑞安驚愕地抬起頭,表情充滿生澀與不安,「什麼?」他啞然失聲。

  他讓里瑞安先騎上馬匹,自己則坐在他的身後,里瑞安的臉擠縮成一團,彷彿不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但還是在基米爾的催促下往谷口走出去。
  「大人,你們要去哪裡?」守住入口的士兵瞪大眼看著牙齒打顫的里瑞安。

  「去看看前方的狀況。很快回來。」基米爾說著,然後壓緊馬腹迫使馬兒奔跑起來。士兵在後頭高喊著聽不清楚的字眼,里瑞安一邊揮動韁繩不停頻頻回頭,只見守衛朝他們追了一小段路後便放棄追逐,但他們擅自離開的消息絕對會傳進卡烈加耳裡。

  「不、不不、噢天啊--卡烈加大人會殺了我!」里瑞安的身材矮小、膽子似乎也一樣小,一路上不停地喃喃自語,「大、大人,您到底想朝哪裡前進?」他似乎開頭第一句話都會在舌頭上打結。

  「朝龍在的方向前進,我要找到塔梅洛。快點。」他咬牙說道,不管里瑞安露出多蒼白的表情。
  「啊、諸神保佑啊……」里瑞安顫抖地吹響了口哨,馬兒應聲加速奔馳。

  他們沿著上坡走出狹長的冰封狹谷,出了谷地之後,四周全是一片白茫雪地,只有幾處尖銳的黑色山峰裸露在外,陽光雖然明燦,基米爾卻覺得寒意仍未止過,只要一有風朝他們吹來,那濕冷不適的氣息都足以使人退縮,彷彿刀刃刮在臉上。

  基米爾四處張望,卻沒看見那嬌小的身影,他們已經前進了兩個鐘頭,若是再不回頭很可能就這麼迷失方向。到時候別說塔梅洛,只怕連他們自己都找不到回營地的路。

  地上沒有明顯的足跡,都被風雪吹散了。他們前進了好一段路,但不管往哪裡看都見不到盡頭,就算是離開半天的時間,沒有馬匹也不可能獨自走得那麼遠。何況她如果真希望基米爾追上的話。

  他在風中大吼塔梅洛的名字,卻沒有任何回應。「再、再喊下去說不定會引來龍。」里瑞安雙眼不安的動了動,騎馬的速度也逐漸慢下來,深怕失去了方向。

  基米爾咬牙拍著大腿,不死心地喃喃自語著:「該死,她到底會去哪裡……」

  「恕我失禮,她、她穿什麼顏色的披風,大人?」里瑞安忍不住開口問。
  「我不記得了,有差嗎?」他煩躁地說著。
  「如……如果她能在半夜躲過守衛的視線,那只要穿白色的,或淺灰色的披風應該就能躲在風雪中……不被發現。」里瑞安支支吾吾地說道:「那樣的話,她就算不用跑遠也能避開搜索。」

  基米爾一愣,「我們剛剛有經過什麼岩石或山峰嗎?或是可以看見軍隊營地的地方?」
  「呃……我……大人、這個……」
  「我們快回去。」基米爾忍不住打斷他的發言。

  他們回頭奔馳,終於在離營地上方不遠的懸崖附近找到一座裸岩,在白色雪地中露出一小片深遂的曜黑,岩石的尖端直指向天空,若是站在背風的位置,隱約可以看見懸崖下方的營地正燃起裊裊升煙,就連設置在谷口兩側的砲台位置也一清二楚。基米爾不穩地下了馬,留下里瑞安在原地看顧馬匹。

  唉,看在龍的份上……基米爾原以為自己又會氣到想朝她破口大罵,或是再甩她幾個耳光;但越是走近那片岩地,他的表情也越是柔和下來,甚至帶著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這次抓住她了又怎麼樣?她還是會不斷地從身邊離去,得意地看著他追來,然後又走開。

  他突然好累。

  「回去吧。」基米爾停下腳步,站在比他高大的裸岩前。岩石像是一塊巨大的箭頭卡在地上,直指著遠方,塔梅洛蜷縮在岩石下,白色的披風遮住她的頭,像是一團落在地上的雪塊。她抱著自己的膝蓋,微微在風中顫抖。

  「回去哪?」她的聲音悶悶地從衣袖中傳來。

  「我追妳追得好累,隨便了,妳想去哪我們就去哪。」他跪下身子,伸手扶起塔梅洛冰凍的臉頰,她漂亮的雙眼凝視著他,碧色的瞳孔彷彿閃耀著海一般的波光。

  「我一直都在啊。傻瓜。」她也伸出微顫的小手,貼上他久未清理的鬍渣。「基米爾,你會跟我走嗎?」

  這不是他一直以來的願望嗎?基米爾垂下眼廉,沉痛地點了點頭。塔梅洛睜大雙眼,貼著他臉頰的雙手忽然施力,口中吐出一句他未曾聽過的陌生音節--老一輩的天人才會使用的古龍語--那句話的聲音並不響亮,但當塔梅洛說完之後,一陣巨大的咆嘯從空中傳來。

  亞凱斯的身影像是回應塔梅洛的呼喚,從他們後方的山頭急飛而來,巨大的陰影迅速穿過他們的身軀,直直衝向卡烈加的營地。牠銀白的鱗片在光線下閃爍灼目,和基米爾初次看見時一樣充滿壓迫的力量。

  里瑞安尖叫的聲音自傳了過來,「大、大人!救命啊,龍!是龍來了!」他的聲音在風中顫抖成不完整的音調,基米爾想轉頭回應,卻被塔梅洛施力不讓他回頭。

  「別看。」塔梅洛的聲音輕柔,在亞凱斯的吼叫聲中格外刺耳。

  基米爾顫抖地看著她。「妳做了什麼?」

  「龍比卡烈加想得更靠近這裡。我用古龍語吸引牠的注意,牠想攻擊我時正好看見頭上的結晶石,才相信我與托斯雅卓的契約。」塔梅洛露出鬆了口氣似的微笑,「亞凱斯說,只要我告訴他人類在哪,就會答應--」她說到一半,基米爾已掙開她的手,轉身衝向里瑞安的方向。

  「里瑞安,走,回營地!」基米爾急忙說著,里瑞安卻跪在雪中顫抖地望著天空發愣。

  「我、我可以不要嗎--」

  「我叫你回營地!士兵!」基米爾朝他大聲厲吼,那姿態就像卡烈加一樣剛毅勇猛,讓里瑞安嚇得連忙爬向馬匹旁,顫抖地牽起韁繩。

  他連忙隨里瑞安跨上馬匹,塔梅洛的憤怒叫聲立刻從背後傳來。「基米爾,看看你!離開的人從來就不是我!」

  基米爾咬牙甩開風中傳來的聲音,專注隨馬匹衝向谷口,亞凱斯的身影就在前方,牠飛到谷口上方,朝營地的方向吐出鮮紅的火球,一陣刺痛從傷口傳來,基米爾摀住胸口大叫一聲,突然馬匹急轉讓他失去了重心,他一個傾斜往地上跌落,摔進厚重的雪堆裡。「大人!」里瑞安在馬上驚慌大叫著,他忍住疼痛,勉強從雪中爬起來。

  「別管我,繼續前進。」基米爾吃力地說。
  「好、好的,大人,可是您的傷勢還好嗎……」

  他感到一陣刺痛,便扯開領口往傷口看去,龍傷在藥效下早已癒合,卻依然傳來深刻的痛楚,每當巨龍呼喊起來,傷口就更痛一分。基米爾冒出冷汗,卻不敢表現害怕的模樣,而是冷冷回應里瑞安:「沒事。快走。」
  
  里瑞安卻將基米爾扶起來。「可--可是大人,沒有你在的話我沒有勇氣前進。」里瑞安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基米爾摀著胸口,突然對眼前比自己略微年輕的男孩充滿同情。為什麼亞凱斯會想殺死這樣的男孩?為什麼這些人要用性命承擔其他人所犯下的罪行?

  「回頭,傻子!別再前進了!」塔梅洛焦急的聲音從後頭傳來,里瑞安驚慌地僵直了身子,彷彿塔梅洛的披風像一道死亡的白影逼近。

  忽然數道火光在他們眼前閃過,是軍隊的砲擊,鐵砲擊中亞凱斯的右翼,卻沒能讓牠跌落,反而讓牠憤怒地鑽進谷口深處,直朝營地的方向撲去。兩側的山壁因牠的撞擊而震動著,砲火聲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廝殺的叫吼。

  基米爾再也沒時間猶豫,他奔向最靠近銀龍的冰冷懸崖,龍與士兵就在他們腳下作戰。亞凱斯在離基米爾不遠的地上朝士兵揮舞利爪,在牠的腳邊圍著數名騎兵持著長矛朝亞凱斯的腹部戳刺,銀龍振翅飛離地面,輕鬆避開士兵刺來的長矛。如果沒能制住牠的飛行能力,他們一輩子也砍不到牠。基米爾站在上方看著,下意識抽出腰際的獵刀。騎馬還得從谷口繞一段路,沒有時間了。

  「大人……?」里瑞安顫抖地看著他。
  「我不信亞凱斯會放過所有人。」基米爾背對著他,捲起自己的袖子,拖地的黑色披風被狂風吹起。「如果你想逃的話,現在就逃。越遠越好。」

  「基米爾大人,你--」里瑞安幾乎哭出來了。

  距離沒問題。

  他看準亞凱斯緩緩飛上空中,身影離自己越來越近;基米爾瞇眼用力跳下懸崖,撲來的雪花幾乎讓他看不清腳下的視線,只隱約感覺一道銀白色的身影迅速擴大,佔據了他所有的目光。他雙手握緊刀柄,咬牙忍住傷口撕裂般的痛楚,直到身子用力撞上亞凱斯的背脊,伴著龍的驚叫聲將獵刀用力砍下……



《待續》


【後記】

感謝克叔幫我確定沒錯字(誤)
下面是自己畫的插圖:)


謝謝觀賞: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