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Journey-風之旅人》破關心得淺談



※以下心得包含大量遊戲劇透,請慎入※

  在偶然的機緣下跟朋友玩了試玩版,衝著這款遊戲,友人立馬敗了PS3跟《Journey》回家。治癒的畫面及音樂深深打動了我們的心,讓我們在結束遊戲後久久興奮不能自己,馬上又接著重完了一輪,一整晚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Journey》的場景非常細緻,沙漠反光的色澤表現、滑動的軌跡都很棒,加上特殊的色彩風格,相信有很多人都愛不釋手。但隨著劇情推展,這個世界不再迷人;音樂變得緊張、遺跡開始出現吞噬飛符的怪物、還有氣候嚴苛的雪山之旅,讓最初進入遊戲時的治癒氣息變了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

  後來與我的朋友討論之後,大致討論出《Journey》透過遊戲所帶出來的概念。


【我們為什麼要旅行?】


在主角身邊的指引者,其身份與目的是?

  《Journey》的劇情十分單純,關卡也很簡單,開頭很大一段都是讓你欣賞風光景色的。
  但隨著劇情推演,你會發現這似乎並不是單純的旅行而已,越是接近尾聲過程便越是艱難,即便心力交瘁主角仍然堅持走完全程,到底是什麼樣的動力促使他完成這個過程?

壁畫的歷史,描述人們爭奪聖山賜予的神奇資源。

  當壁畫揭示到一定程度後,就會發現這片土地並非想像中得寧靜美好。人們搶奪飛符(我流翻譯,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稱呼那些會飛的東西XD?),並利用飛符製造出龐大的怪物互相戰鬥,導致原本繁榮美麗的城市淪為死城。

  這樣看下來,主角的旅行彷彿也可以套用在現實的人生中--人出生之後探尋世間的美好、並利用這些資源化為自身的力量,中間卻因為私欲利欲爆發出搶奪與衝突,最後兩敗俱傷而死,回歸塵土後才驚覺生前所做的事僅僅是過眼雲煙,在生死的輪迴中顯得微不足道。

  輪迴,很顯然就是《Journey》想要表達的主題。當我們破關之後,化為聖山光芒中的一部份,回到初始的地方,重新相同的旅程如此重覆不斷。

  但我們若是來體驗人生,為什麼不是參與其中,而是以旅者的角度旁觀這些歷史?


【西藏的岡仁布欽】

玫瑰色的沙漠與殘破的瓦樓,遠方那座山的名字是.......

  其實我跟友人在玩時,一直覺得這款遊戲的西藏風味十分濃厚,不管是塔樓、圖騰、服裝、場景,以及那座遠在天邊的神山,都依稀可見西藏的影子。

  既然提到了西藏,就不得不提「轉山」了。

  許多藏傳佛教徒會在特定時期來到西藏著名的神山「岡仁布欽」朝聖,他們相信繞著山底行走一圈,可以洗清自己一生的罪孽、淨化身心、以及表達自身對神明的敬意。

登上山頂路途的狼狽旅人。

  《Journey》中角色在做的事幾乎與「轉山」相同,而且也能解釋為何角色能如此執著於爬上聖山山峰,回顧自己所做的,甚至歷史所做的一切。

  但玩到這裡,我反而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因為接下來我跟友人都產生了相同的疑惑:

  「我們身處於《Journey》的這個世界,到底是生者的世界,還是死者的......?」


【藏傳佛教的生死觀念】

旅者們的墓碑,這樣的擺放方式像不像牌位?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Journey》的製作者是位中國人,所以裡頭多少也可以看見中國傳統對於生死的概念及佛教的影子。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說這款遊戲帶有「禪意」。
  原本我們猜測引領玩家的白袍人是陰間的「七爺」,不過玩到後頭又覺得不像,加上玩家達成成就後也能穿上白袍,所以我想白袍人比較像是教宗、喇嘛上師等級的角色,負責帶領初來的人達到轉山的任務。

憑著飛符的力量飛躍在沙漠上。

  至於這些飛符有大有小,散落在遺跡的各處。有的在墳墓上飄揚、有的還困在怪物屍體的肚子裡、有的在沙地中孤伶地起舞,等待玩家將飛符喚醒。在那之前,飛符就像是破爛骯髒的亞麻布條在風中晃盪。

  友人看見那畫面後脫口而出:「這是裹屍布吧?」

  遊戲中的墳墓確實跟西藏的巨石陣有些相似,破碎的小片飛符也像似冥紙,印象中有些墳墓也確實會壓紅布條......所以我們當我們靠喊出音符驅動這些布條力量,或許那並不是喊出音符,而像是「真言」或「祈禱」一類的力量。
  布條的符文或許也不是代表生命或靈魂,比較像是意念、意志一類的。

門欄的另一端會是什麼景色?

  至於《Journey》的世界到底是生者,還是死者的?

  對於這點我們還沒有結論,有可能是其中一者,也可能是兩者之間的夾縫,我後來猜測製作人或許想表達「生與死的差距其實十分薄弱」。在滿是墳墓的寂靜荒漠,你可以透過死者的力量體驗「生」的美好與恐懼,在冰天雪地中體驗「死」所帶來的疲憊與痛苦,最後達到「在生死間解脫」的極樂世界。

  是生是死,有何差矣?


  在遊戲的最後,一塊墓碑特意被鏡頭帶過,有可能是指玩家的下場、有可能是指玩家每一次的死亡、也有可能是任何人的墓碑。
  不論如何,這款遊戲的暗喻值得我們深思。
  

【結語】



  遊戲結束了,你獲得再一次重生。
  結局音樂中傳來音缽(這也是藏傳佛教的道具,常被用來作音療)的聲響,理應是讓人平靜的遊戲,玩完後卻讓我們激盪不已,彷彿自己真的經歷了什麼奇妙的旅程,好像得到些什麼卻又無法說清。

  不得不說這款遊戲真的十分精巧,短短四小時的時間,卻能讓我們回味無窮、屢玩不膩,這套三合一遊戲四百元(我還沒把主機算進去咧)的價格真的值得!

  昨天因為官方維修所以不能上網,也沒辦法跟其他人組隊旅行,真的頗可惜的......希望下次還能再有機會體驗:)

以下是遊戲截圖分享。




(完)

(好像不小心把電視反射的壁畫也拍進去了XD)